四班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大唐逍遥地主爷 > 第699章;纷争都是围着权

第699章;纷争都是围着权(1 / 1)

第六百九十九章;纷争都是围着权

“笑什么啊,你快说啊你!”

“是是是,郎君您别催嘛,叫奴婢再笑一会儿的,嘻嘻,哈哈哈哈,郎君您赏赐的那个大金链子,把曾管事的儿子压的可不行啊,那曾家的娘子也是个一根筋的,一斤半的大金链子,还真是给几个月的孩子戴着呢,哎呀我的阿娘唉,可把奴婢笑的肚子都疼了呢……

那曾管事的娘子还发愁,说是担心他男人回来看见了要跟儿子抢着戴呢……不过……奴婢看着那金链子和郎君您叫打造的那些拴狗的链子差不多样子呢……

不行了实在不行了郎君,奴婢还是请退吧,实在笑的没办法伺候郎君了……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探春你也看出来了?像是我叫铁匠们打那些狗链子?”

狂笑不止的探春狠狠地点了点头,然后在几个手下侍女的伺候搀扶下给李钰行了礼;

“郎君!奴婢真是要请退了,这会儿给笑的浑身都没有力气呢……”

李钰笑着摆了摆手;

“去吧去吧,瞧瞧你这点儿出息?整天懒驴上磨屎尿多,指望你来伺候,我怕是饭都吃不好几顿的。”

探春看到自家老姐又来瞪着眼睛,快速催促着侍女们搀扶自己离开帐篷,一路咯咯笑着走了出去。

李钰高兴够了抬头看着梁大胆;

“梁管事,抓捕鱼肉那边回来消息没有?”

“回郎君的话,族里头十天就回来消息了,说是三个月内就能全部结束回来,一共还有三趟,已经出发了两趟,最后一趟的人马,再干一个月就撤兵,若是按照二十万大军的消耗,带头的两个大管事说了,准备给工部的鱼肉可以顶上小半年。”

李钰抚摸着嘴巴,喃喃自语;

“小半年肯定足够了的,到底是一个兵一天多少分配量来着?”

“启禀郎君,每人每天一斤。”

“一斤?我看不容易,那些大臣叔父们个个抠门儿到极点,恐怕不容易,除非夏老头发脾气,我太清楚那些人了,恨不得每人每天分下三两肉,

算啦算啦,能做的我都做了,怎么分配是朝廷的事情,咱们族里需要的肉食呢?”

这回梁大胆还没有吭声,旁边的昔春就接过了话茬子;

“启禀郎君,前几日刘大管事来了书信,说是拉回去两趟鱼肉,已经存入了库房,叫郎君不用揪心族人的吃喝一事,刘大管事一直都在追究着没敢放松的。”

李钰满意的点点头;

“本来这吃喝上头该是掌管粮仓的马家来负责,刘大管事给管的一丝不苟,也真是够上心了。”

听着家主的赞美之词昔春轻轻动了一下嘴唇但却始终没有开口,李钰刚好眼角的余光看个清楚明白,小小的沉默了片刻,李钰忍不住发话了;

“你是我身边的人,有什么不能说的?这会儿又没外人,更不用忌讳什么。”

昔春眉头跳动了两下这才吞吞吐吐的解释着;

“是。启禀郎君,您也知道奴婢不爱多说她人什么长短之处的,所以便有些犹豫,既然郎君发话,奴婢就直说了,刘大管事的手段和本事没得说,且又是忠心耿耿的,但是刘大管事继承的是内宅后院大管事,府里上下自然是她说了算的,便是族中的事情牵扯郎君后院之事,刘大管事也是有权发号施令的,可这兵粮上头……

奴婢说句公道话,粮食上的营生千年来都是掌管粮仓的马家负责,刘大管事这回插手了鱼肉库存的事情,算是越疽代苞了。

幸好马家乃是老夫人的娘家,所以才没有人去多嘴什么,可要是长此以往下去,他日刘大管事要是再插手别家的事物,牵扯的不再是老夫人娘家而是其他大姓里头……恐怕就要闹出些幺蛾子的,奴婢知道,这些话本不是奴婢能该多嘴的,还请郎君责罚。”

李钰旁边的美貌妇人听到这些未来生存地方的事情,一直听的很是认真,毕竟这些家族内部的事知道的越多越好,方便在心里定位,未来该去注意些什么,如今自己可不是掌控生杀大权的府衙第一夫人了,这个家主的贴身一等侍女昔春自己就得罪不起,

别看这曾经的第一夫人刚加入李氏家族没多久,许多秘密都被他打听了出来,就说这个昔春大娘子吧,居然可以掌控调动上千个壮汉去做任何事情,这在表面上可是看不出来一点的!

还有这昔春大娘子嘴里的刘大管事,更了不得的厉害,乃是整个李氏二房家族里头,掌控后院内宅一切事务的大管事,许多大管事见了此人都要低头三分的,这可是李氏二房妥妥的实权派大人物之一,自己未来必须要孝敬这个超越大管事而存在的大人物……

不说府衙曾经的第一夫人在心里仔细衡量,只说李钰听了昔春的话没有回应什么,而是在屋里慢慢的走动着。

屋里伺候的侍女十几个,护卫七八个,男丁下人四个,在昔春大娘子开口的时候就都底下了头,仿佛自己是个傻子聋子一样!

开什么玩笑,昔春大娘子开口说出族里的长短,且还是和高高在上的刘大管事有些牵扯……自己多长个耳朵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先不说刘大管事的厉害手段,只说这昔春大娘子,可是家主七大贴身一等侍女里头最不轻易说话的,也是最权威的一个,

昔春大娘子说话向来一言九鼎,甚至可以决定在场这些人的生死!所以下人们全都选择了做个傻子聋子,连坐稳了二管事位置的梁大胆都低眉顺眼了许多,显得更加憨厚老实!

厨房里派来的一大群厨子到了帐篷门口正好听到这些长短之处,没人敢乱动,一大堆人整齐的站在帐篷口低头肃目,昔春的声音依然平静如水;

“你们都站着作甚?还不进来给郎君准备吃食?”

“是娘子。”

领头的厨子赶紧答应一声,带着几个徒弟弯腰从家主身边走过去,摆放好烧烤的架子,动起手来制作美食……

李钰从帐篷口走了过来,双手背后看着厨子们摆弄,随口就问旁边站着的梁大胆;

“梁管事。”

“臣在。”

“如今你也是二管事的身份了,我来问你,你觉得昔春大娘子说的这些,该如何应对?刘大管事这次办下的差,该奖励,还是该惩罚?”

“啊?”

梁大胆被问道这个话题立马就是一头大汗,别看自己的阿耶是一姓的大家长,可是自己不是啊!

自己就是大家长最小的儿子,能竞争到今天这个二管事的差,都是老阿娘拼了老命和脸面四处求人,又送出很多贵重礼物才换来的,哪里敢说昔春大娘子的长短?更不敢去胡乱评价刘大娘子半个字儿的!

“郎……郎君……回,回郎君的话,臣愚笨,昔春大管事说的那些……臣都听不大懂意思,臣也不敢评说刘大管事的长短,请……请……郎君恕……罪……”

李钰根本就没有扭头,还是看着一群厨子干活,嘴里很是随意的继续着;

“那你来说说,刘家娘子以前掌权的时候也这样插手别家的事情吗?”

“回郎君,这个倒是没有,刘家每一代的大管事都不会插手自己分内之事以外的任何,刘大管事也是最近……”

顺嘴说了两句的梁大胆忽然发现自己说过头了,赶紧闭上嘴巴不再言语,李钰笑呵呵的摇了摇头看着昔春;

“把你想说的话说完整,你是我贴身七侍里头最厉害的一个,你说的我会仔细考量。”

“喏!”

“启禀郎君,刘家大娘子以前确实没有这些毛病,就是得宠之后才慢慢生长起来的,

按照咱们族里的老规矩,家主的贴身侍女可是不在内宅大管事的管制范围内,可是奴婢发现,最近几个月里,刘家大娘子的手开始伸了过来,

虽然有些不着痕迹,但是奴婢感觉到了,长此下去奴婢的地位恐怕就要被动摇,姐妹们也有些微词,

奴婢一直没有吭声,可是阿娘得知此事之后很是恼怒,阿娘的意思很明显的,此事决不能退步,

就在最近的这两个月里,咱们都离开了族中,刘家大娘子处事就更放开了手脚,族里的下人也给奴婢来了书信,

奴婢本来就想找个机会诉说这些要紧之事的,碰巧郎君问到了鱼肉上头,所以奴婢就趁着机会把这个事情说开,请郎君处置公道!”

李钰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儿,接过厨子手里的一串烤肉吃了个干净,昔春看了下头几个侍女一眼,后者赶紧上去两个给家主擦拭双手和嘴巴!

“你阿娘的阿娘就和老夫人有些不对劲儿,你阿娘也和老夫人较劲儿了半辈子,这些都不是秘密,所以你和刘家娘子不对头也是正常之事!”

李钰并没有立刻否认刘大管事,而是提起了尴尬的事情,下人们听到这些本来就低着的头更加低了三分。

不过昔春却并没有躲闪什么,而是勇敢的面对着现实;

“郎君说的是,当年竞争阿郎抚养权的时候,我阿娘的阿娘确实失败了,终于轮到郎君您的时候,阿娘又被林家娘子的阿娘抢走了奶娘的差事,所以我阿娘才气的大病一场,病倒下数月起不来榻,

但是刘大娘子的事情,和这些无关的,奴婢没有私心杂念,说的也都是事实,并没有诬告她什么,族长屋里的事情不劳驾她人之手,虽然奴婢有些愚笨,但是从阿娘手里学来的本事也足够应付,刘家娘子若是继续下去,奴婢也不好约束下人的,还请郎君明查,给奴婢主持一个公道。”

不喜欢多话的昔春今日连续两次请李钰主持公道,弄得李钰无法躲闪;

“嗯,你的公道必须给你,这个毋庸置疑,若是都来胡乱插手,谁也不好做事的,你是我七个贴身里的领头羊,我不会躲避什么,

咱们二房经历千年不倒也是有原因的,各大管事约束手下也都循规蹈矩,从来没有出过什么差池,到我这里当然也不会叫有大乱子出现。

只是刘家娘子曾经无端被阿耶下了大权,受过沉重的打击,心性也跟着出现了变数,这次恢复大权,又得我宠爱三分,难免有些兴奋过头,手是伸的长了,这个也需要纠正过来,这两日回到族里,我就会提醒她做事的规矩,

你的地盘始终还是你说了算的,这个不必担心,容娘的阿娘曾经夺了你阿娘抚养族长的差,可你却能和容娘相处融洽,足以说明你是个肚大量宽的人,这件事情上刘家娘子错了,不过我希望你能再次量大,多些宽宥,你们两个在府里一左一右,对于族里至关重要,你也要心中有数!不要把老一辈的恩怨再带下来!”

昔春表面上看是个与世无争的老实人,可是内心里却是个十分冷傲的性格,和她阿娘的性情一模一样,乃是李氏二房家族里,除了刘家大管事以外第二个最难缠的女性大人物……

昔春不爱多嘴多话,但是每次开口家主都是有求必应,从来没有过尴尬的场面,唯独这次,家主虽说还维持着自己的脸面,实际上却是各大二十板子,委屈的昔春眼睛含泪,可是倔强的性格是天生的,又有上代贴身一等侍女领头羊的阿娘指点十几年,更加的孤傲,尽管委屈一肚子,昔春还是识大体的,哪会在人多的场合里显露什么?

“是郎君,奴婢知道了。”

看到贴身伺候自己的漂亮侍女眼睛里全是泪花,还在强打精神,李钰也是心疼不已,可是还得忍着假装看不到。

没办法,很多事情和自己刚来时候的想法大不一样,自己得一言一动都牵扯着这个庞大无比的家族未来走向,

昔春的家里,和其他另外四姓人家交厚,实力不可小看,又一直世代继承着族长贴身侍女领头羊的角色,是李氏二房里,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可是那边刘娘子家,联合娘家的刘姓,又牵扯着马姓,三大姓攻守进退,同样的尊贵无比,李钰也得考量两边平衡,不能一味的随便!

李钰接过又一串烤羊肉,随意的吩咐;

“娘子身子若是不舒服,可以去歇息的。”

“谢郎君关心,奴婢告退了。”

“准。”

“是。”

忍着不舒服带着手下一群人退出了帐篷的昔春这才泪流满脸,一个三等侍女拿出丝巾要来擦拭,昔春的两大贴身二等侍女之一宝儿轻声吩咐;

“退下。”

“喏。”

宝儿拿着丝巾给昔春仔细擦拭着,嘴里还在唠叨;

“娘子莫要伤心难过,郎君也说了,娘子的地盘上,还是娘子说了算的,她刘家权利再大也管不到娘子的头上,且家主也说了,回去就要和刘娘子说道规矩的,

她最近的种种种种,娘子可安排人不经意的给那边的老夫人透漏一二……

再要不……回去之后,娘子您找咱们家老夫人商量商量?”

“商量什么?这有什么可商量的?阿娘这些年都不管事的,况且阿娘的脾气怎能咽下去这口恶气?铁定要来找刘娘子的麻烦,到时候两家又要内斗,郎君怎么看我?”

“可是娘子,刘家那位管事多年,咱们这里经验不足……”

“此事不准再提,更不准告诉阿娘知晓,我自由手段解决!”

“喏。”

“娘子,郎君都说了,过了孝期就收娘子为妾,她刘大管事打扮的再好看又能如何?

她都嫁过人的,破了身子的人还想来和娘子您争抢,也不想想,她那样貌还能维持几年?

娘子您可正是最好的年华,且相貌出身,手段,样样都不低她的,等咱们入了本家正宗族谱再和她一较长短!”

“哼!不找阿娘我也能处理一切,她是内宅大管事不假,可我也不是吃风长大的,也不必等到入了族谱再和她计较,走,去林无敌大管事那里坐坐,按照族里的辈分,他还要叫我一声姑姑的,去找他说说话,我记得林霸王娘子今夜可是不当值的,正好过去探望。”

“喏。”

一群侍女随着昔春一块儿,朝北边的兵营里走去,路上宝儿着急的不行;

“娘子,梁大胆还是咱们五家姓里的,他今日竟然胆小如鼠到这般样子,都不敢替娘子说话,奴婢觉得应该叫他滚蛋下去!”

“也不能怪他,别的事上他”

最新小说: 诸天会所 斗罗之酒神 这个牛郎太棒了 从零开始:我的天赋是烹饪 我捉鬼超猛的 黎明之劫 末世强者培养系统 全球迷雾:开局获得星际争霸系统 我的抽卡游戏成真了 林希的梦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