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班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未来星空 > 013水上人家

013水上人家(1 / 1)

下班高峰期,湖南路上比较堵,车子走走停停。肖冰坐在许静云的粉色宝马跑车的副驾驶上,扭头说了一句;“静云,你找刘局长什么事啊?”

“还不是开发区,我那个仓库嘛,年前,仓库的老板资金有点问题,就转让给我了,仓库后面还又块空地,我想再建一个仓库,图纸都设计好了,现在在卡在房管局不给核定建筑面积,整个方案批不下来,刘局长对红玉说是有人挡着。”许静云气愤说着,看前面的车慢腾腾的,就一个劲的按着喇叭。

“哦,刘局刚才和我说了,回头我找找人,你就不要再找了,人家既然敢打招呼,肯定有点来头,别生气了,好不好?”肖冰只得安慰道,平时就知道许静云脾气比较急躁,干事情比较蛮,典型属于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主。

“哦,老公,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所以没找你,后来刘局长让我磨得没办法,就说你有办法,嘻嘻,前几天你都说没时间,只好让红玉约刘局,知道你不好推刘局的,我聪明吧?”许静云一副小女人样儿,瓜子脸,柳眉、小嘴,典型的东方美人,胸前的山峰不大不小,紧紧一握,看着肖冰答应,高兴的给了肖冰一个香吻,肖冰也乐得享受着。

“老公,你好长时间没到我那去了,你现在又一个人,要不今晚到我那去,好不好嘛?”许静云爹声爹气道。

“有话不能好好说,最近有点忙,估计只能待一会。”肖冰假装生气的瞪了瞪眼睛,其实知道难以推掉,只好应承,男人嘛,估计都喜欢一个个的,有女人投怀送抱,有几个能坐怀不乱的,何况在一起还有那么的不可名状的感情,虽然和石佩佩处在热恋中,但也只是开始,还没有到痴恋,肖冰不是这样的人,有不忍拒绝眼前的美人,或许就是坐一坐,聊聊天什么的,内心是矛盾的,但又不想去做无谓的挣扎,对此,随着对人世间的是是非非的认知,他已经坦然。

“好,老公,你真好。”许静云高兴的不成样子,又亲了一口肖冰,这个女人就是有点疯,心情变化不定,这样的女人很感性,喜怒哀乐都表现在外表,像武侠故事中快意恩仇的女汉子,肖冰很喜欢她这样的性格,觉得不复杂,他不喜欢城府深的女人,尤其工于心计的。

“不过……红玉晚上怎么办?”许静云高兴之余,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声,她知道肖冰和刘红玉的关系,她自己和刘红玉是闺蜜,从一起认识肖冰后,都不经意间互相说出喜欢肖冰的心事,后来关系一度紧张,再后来不知怎么处理的,都坦然接受了三人之间的关系,肖冰在与她们相处的日子里,还是很惬意的,两人都花了不少心思,肖冰也知道她们的感情,又不忍拒绝任何一方,再说自己还有老婆,她们只是自己多出来的丰富情感倾诉对象,觉得她们也是可怜的人,值得自己去关爱,两女很快就沉迷于这个刚毅的男人。

“再说吧……”肖冰有点为难道。坐正了身体,眼睛盯着前方,前面缓缓走动的车流,灯影交错,而此时他的心绪开始烦乱,刚离了婚,还在又是三个女人,内心都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女人,也有爱意,不是说他博爱,只是和她们在一起,肖冰很轻松,闲时就向她们说我自己的所见所闻,而她们都愿意聆听。

肖冰喜欢掌控一些东西,尤其在女人方面,不喜欢强势的女人,更不喜欢把工作和生活搅在一起的女人。但如今的社会有太多的,高大上成了主流的标准,似乎肖冰和次都不沾边,虽然自己有点学识,但与现实离得太远。

肖冰对感情向来认真的,认为自己做的不好,希望改变一些,尤其有了女儿以后,觉得人这一辈子,要学会放弃,也许女儿就是一个寄托。但自己又没有当好一个好父亲,渐渐的,一切都变得不可控,终于支离破碎。

沉默着……

足足开了半个小时,才拐上沿江大道,在穿过江心桥,从辅道开下来,又过了两条街,在江心区的中心地带,将车停在水上人家的大门口,纷纷下了车,两女讲车钥匙递给服务员,让他们把车停好,一起向里走去。

水上人家是皖江的一家高档连锁酒店,有三家分店,在江心区的是总店,原本就是一家小鱼馆,以江里的水产品做的菜最有特色,远近闻名。

现在的水上人家总店的主楼有七层,占地一千平米,集餐饮、休闲、住宿为一体的大型酒店,一楼为接待大厅和休息区,二楼、三楼都是敞开式餐厅,适合举行单位会餐和婚宴、庆功宴等大型聚会,四楼都是豪华的包厢,五楼是休闲娱乐,有棋牌,茶座,上面都是住的地方。在主楼后面是一排两层的副楼,用于厨房和员工的休息场所。一个占地2000平米的大院子,里面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车子,时不时的有保安来回巡逻。

肖冰四人来到大厅,一穿着紫色旗袍的高个女人走上前来,对着许静云微笑着说道:“许总,您定的包厢已经安排好了,请您跟我来。”

说着向许静云一行人示意了一下,领着众人向电梯口走去,先一步按了电梯按钮,“咚”的一声,电梯的门打开,走出来两三个人,高个女人这才走进去,等肖冰四人都进来站定,按了“4”的按钮,电梯门渐渐合上,稳稳的向上。出了电梯,穿过一条走道,一直走到门牌号是“999”的包厢门前,高个女人轻轻推开那道红色的大门,指着一名已在包厢内、穿着红色旗袍的女服务员,对许静云说道:“许总,这是小夏,今晚由她为你们服务,照顾不周,请多多包涵。”

“嗯,高经理,谢谢,你去忙吧!”许静云很正式的说道,看着高个女人离去,就又转身对姓夏的服务员说道:“那个小夏,先上点茶水。”就开始安排入座,对着刘局长含笑道:“刘局长,请上座,今晚就我们,你看怎么安排。”

“呵呵,简单就好,都不是外人,不要浪费,你看着安排。现在上面三令五申的禁止高档消费,今晚要不是红玉还真不能到这地方。”刘局长正声说着,也不客气的坐到主座,肖冰挨着坐下,两女也依次落座。巨大的圆桌,四个人,做的很开,服务员泡了四杯水,依次放到四人跟前,有转身拿来菜单。许静云接过菜单,一边打开菜单,一边对刘局长说:“刘局长,那我就安排啦,不合胃口的,请不要怪我哦。”

随手在菜单的点了点“1998”的贵宾套餐,又要了一瓶4000多的红酒,对身旁的女服务员道:“就这样,安排快点。”女服务员一边点头,一边记着。

看时间还早,四个人干坐着有点急,肖冰提议道:“刘局,我们打会牌,怎么样?”

“哈哈,小肖啊,听说你牌打的很好,还没你和打过,今天领教一下啊。”说着四人纷纷起身,走到一张木质方桌,四人按打球时的搭档做对门。

四人有说有笑,牌技都还可以,不过肖冰今天牌运太差,把把都是一手烂牌,许静云的牌还可以,两边胜负难分,三人看着把把下游洗牌的吃瘪样,都哈哈大笑,肖冰却没觉的有什么,不时对着洗好的牌做个亲昵动作,嘴里念叨着:“这把要来好牌,拉米拉祢衡。”看着肖冰神神叨叨的,两女都笑迷了眼,拍打着他的胳膊,调笑道:“肖冰,你最近干什么好事啦,咋手气这么差啊?”

“呵呵,刘局在这,我有点发憷啊。”肖冰不以为意,无厘头的说了一句。

“得,感情还是我的错,我说小老弟,我看你打球怎么不憷我啊,依我看,还是两个美女的缘故吧。”刘局长正了正身子,故意瞟了瞟两女,不对啊,这什么情况,咋都对这小子含情脉脉的,这小子不是才离婚嘛,没听说她们有什么啊,心里嘀咕着,绝对有情况。

一局牌最终以肖冰这边落败告终。这时,服务员也把红酒起开,倒进醒酒器中了。四人又重新做到圆桌,服务员分别为四人打开一个小瓷碗,一份开胃羹,不错,其他菜也落序上齐。

“从刘局开始,把酒倒上。”许静云吩咐道,不一会儿,四人的高脚杯都被倒了浅杯红酒,许静云起身,举杯示意道:“感谢刘局的光临,其他都不说,来,让我们先干了这一杯。”说完,轻轻举杯,就先行喝了,其他三人也跟着喝了。

这样的场合,说真的,喝这样的红酒都是浪费,一点情调都没,华夏民众都把红酒当白酒喝了。

一场吃喝,虽然是熟人,但还是第一次,没怎么放开,就喝了一瓶酒,菜也剩了许多,有的压根没动。说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最后,刘局看两女的神色荡然,俨然把他当空气了,只好提议散场。

肖冰正急着,主客还没走,自然不好说什么啊。看两女都不胜酒力,知道她们快顶不住了。一听这话,连忙说道:“刘局,今晚招待不周啊,下次约个时间好好聚聚。”

“行,今晚都喝了酒,看她们也快醉了,要不就在这安排房间。”那点红酒,刘局根本没感觉,起身离开了座位,对肖冰继续说道;“我是公家人,有点不方便,下面的事就你安排啦。”说着拍了拍肖冰的肩膀,示意先走。

肖冰看看桌上两女醉眼朦胧,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不找遍的,只好苦涩着脸说;“好,那刘局你慢点。”又转身向服务员说:“小夏,麻烦你送送刘局,要送上车。”小夏应了一下,就和刘局离开了。

包厢内就剩下三人,两女都没注意有人走了,红酒的后劲来了,许静云用手扶着额头,嘴里嘟哝着;“老……老公,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啊?”

靠,肖冰听了立马有点晕,再看看刘红云,已经趴桌上了,没好气的叫道;“喝喝,不能喝还喝,都犯哪门子神经。”这时,小夏推门而入,问道:“那个,先生,要定房间休息吗?”

“嗯……好,顺便买单。”小夏应了一声,就转身出去了。

不一会儿,饭前那个穿紫色旗袍的高个女人和小夏一起走了进来,高个女人对肖冰微笑着说道:“这位先生,许总是我们的贵宾,她在水上人家的所有消费都会在卡里自动扣减,您不需要买单,另外,我已经在安排了一间豪华套房,您看是否现在就上去休息?”

“好,那个……我朋友都醉了,我先送一个上去。”肖冰看着都趴在桌上的两女,现在只能如此。

费了大力,才把已经醉了的两女弄进豪华套房内,套房内有两个房间,外带一个会客厅和一个有大浴缸的卫生间。肖冰分别把两女抱上床,把外套和鞋脱了,又到卫生间少了热水,给两女简单的擦洗了一番,压好被子,在每个人床头放了杯开水,把房门虚掩,才来到会客厅的沙发坐定。

看看手上佩戴的运动表,时间刚九点,估计石佩佩那边也该结束了,就掏出电话打了过去,没一会儿,电话传来声音,“喂,老公,我快到家了,你结束了吗?”

“嗯,佩佩,我这边刚吃完饭,不过还有点事,估计要晚点,你先回去,早点睡觉,不要等我。”肖冰一边低声说着,眼盯着虚掩的房门。

“嗯,好,拜拜。”石佩佩在话筒上“啵”了一下,就挂了电话。

肖冰看了看手机,轻轻吐了一口气,把手机放到茶几上,双手揉了揉额头。

内心一阵烦乱,纠结着……

而此时,房间内刘红玉微微睁开了眼睛,有点失神的望着天花板,用手摸了摸保持不错的娇躯,嘴唇动了几下,知道那个男人把自己擦洗过了,和以前一样儿,内心有是感动的,可刚才肖冰的电话还是一字不落的听到了,看来他又找到了新欢,而自己算什么……

在肖冰的眼中,刘红玉的美是小家碧玉类型,不施粉黛,看着让人怜惜,性格和许静云截然相反,在经历过一段不幸的婚姻后,更是把封闭了内心,平时只和许静云来往。平时,就是在家上上网,看看书,弹弹琴,写写字或者练练瑜伽,研究一下食谱。每次出去玩,基本都是被许静云缠着。后来和肖冰结识,和许静云也很少往来,一门心思围着这个男人转,做好吃的,弹琴,开网店那样不是和和这个男人有关系,这个男人没要贪图自己一分钱,还给她带来许多生活的快乐,真正感觉别墅有了家的感觉,世间有个可以寄托的人。

虽然自己的闺蜜也和自己心爱的男人有关系,曾经一度心里憋屈,但想想自己、想想肖冰、想想闺蜜,也许这世间没什么完美的,渐渐自己本来就波澜不惊的内心已然平息,心里只是希望这个男人不要忘记自己就行了。

想着想着,侧了一下身体,发出一点声音,一会儿,肖冰轻轻的走了进来,借助外面的灯光,看到床上的佳人用手轻抚脸颊,似乎有点闪亮,走到床边坐下,肖冰低声道:“醒啦,刚才的电话吵到你了,对不起。”

“肖,没事儿,眼睛进了东西。”刘红玉闪动了深情的眼睛,似乎在掩盖什么。

肖冰轻轻把刘红玉抱进怀里,轻抚秀发,柔声道:“红玉,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好男人,对你和静云我根本没法抉择,自从离婚后,我也挣扎着,后来带海岛旅行,又不能把控的和一个女孩有了关系。我很恨自己,为什么自己这么无耻,但从内心来说,我是爱你们的,感觉你们就是我的家人。”

刘红玉呜咽起来,知道这个男人不喜欢说谎,虽然在一起的日子不多,但那些在一起的日子里,男人为自己做的每件事,都是那么的无可挑剔,只是不能给自己一个名分而已,或许和一个人、两个人分享,但自己只需要那么一点点真爱,就够了。

两人久久的相拥着,无声的倾诉者……

刘红玉心里好受多了,离开肖冰的怀抱,抬头说道;“肖,你还是早点回去吧,我没事儿,只是心里刚才有点难受。”肖冰望着满是柔情的佳人,内心不平,又把佳人紧紧的搂进怀里,佳人如此,夫复何求?

低头吻了吻刘红玉的不施粉黛的脸颊,又很自然的吻上了那张小嘴,一丝丝香甜传来,好久没碰撞的两个心,绽放出闪亮的火花,两人激情的吮吸着,不知不觉的倒在床上,知道比较纠缠着,**和灵魂的交融。

半个小时,两人才幸福的分开,四目对视,刘红玉娇笑道;“肖,我好幸福。”这个美人儿就是这么容易满足,肖冰把美人的娇躯搂了搂,刘红玉侧着身趴在男人结实胸膛,不时的用手划拉着男人的肌肤,又轻声问道:“你回去没事吧?”

“哦,哎……我回去准备和她说,放心,相信我会处理好的,好吗?”肖冰虽然不知道什么结果,但这一刻,他做出了一个决定,让一切都结束,长痛不如短痛,总是要选择的,对她们三个女人也是公平的。

“嗯,我相信你,肖。”刘红玉看着男人刚毅的眼神,知道这次他要做什么了,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他。

“老公……你在哪?”传来许静云的喊声,“啊……”这个疯狂的女人醒了,赶紧找衣服,刘红玉干脆躲被窝里,肖冰好不容易找到**穿上,房门被打开,许静云揉着头发,晃荡荡的走了进来,睁大着眼睛,讶异道;“你,你……在干什么?刘红玉呢?”

“哦……”肖冰吱吱呜呜,看来是躲不过了,看了看床上。

刘红玉把头露了出来,对许静云尴尬的笑了笑……

“啊,我也要。”许静云神经质般喊道,就扑到肖冰身上,靠,什么情况,肖冰还在愣神,被这突发状况更是搞的惊恐,一下就被许静云扑倒在床上,三下就扯下自己的蕾丝**和**,也不顾刘红玉那个就快登出来的眼珠所迸发的吃惊样,狂野的骑到肖冰的身上,低头吻住肖冰,翘舌直接伸进去,寻觅着,两个白兔儿没有了束缚,在男人的胸膛上,调皮的来回晃动,肖冰那受得了这样的风情,脑海中那原始之火再次燃起起来,双手抚上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温情的抚摸起来。

在两人好不避讳的激情时,刘红云也开始口干舌燥起来,自己开始揉搓起来,一会儿,就泥泞不堪,(删除两百字),把玩起一条宝贝。

正在忘情享受的肖冰,大脑短路,太疯狂了,此生从来没有过,虽然在年少时,曾经幻想着,但这一刻亲身感受着,那个男人能拒绝。

许静云把向下向下压去,而肖冰可以感到一个小手把自己的宝物扶正,对上许静云的幽谷,早已水滋滋的幽谷很快就把宝物包进去,刘红玉又转到前面,跨过肖冰,把**正对着肖冰的脸,自己则和许静云彼此揉起对方的兔儿,肖冰此时脑海空白一片,感受着下身阵阵包容感,将头彻底的埋进了面前的幽谷,疯狂的探索者……

不知何时,肖冰的宝物再一次吐出,许静云感受着洪水泛滥的深谷传来的一阵阵快意,而刘红玉本就敏感的深谷流出丝丝幽泉,与许静云抱着,双双跨坐在肖冰的身上,肖冰的胸膛上下起伏……

夜深了,肖冰从两条不着衣物的娇躯中间抽身起来,才匆匆离开。

最新小说: 打工人异界崛起 赛博修真2077 快穿之每天都在被迫谈恋爱 快穿之炮灰女配她又挂了 神豪从学霸开始 我真的不是精神病人 我真的没想当反派 全球降临:百倍奖励 吞噬星空之道尊 诸天九十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