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胭脂米(1 / 1)

染青坐在案边,唇角含笑,抬眼看着人群,其中一人看到她的视线后,点了点头。然后那人站了出来,“宁公子,小生这里还有一种米,想要供给大家品尝下。”

那是个普通装束的男人,虽称小生,但却有四十来岁年纪了,鼻下两撇胡子,看他身上灰色长袍,衣料普通,应该是粮店的老板。

走到人前,他才朗声道:“我是陈家米铺的陈河,自家研制了一种红色的米,因品种纯粹,很是稀罕,而且难养植,故给它取名为胭脂米。”

声音很嘹亮,足以让四下都能听到,顿时所有人议论纷纷,包括各家米铺的老板。

胭脂米?此米可是闻所未闻,故而大家都起了好奇之心,有人甚至伸长了脖子,想要看这个叫陈河的人,拿出什么样的米来。

只见陈河从兜里掏出一个黑色小布袋,就香囊那么小,然后解开上面的红色绳子,到了案前,取过一个最小的瓷碗,然后掀起小布袋,往碗中倒。

众人只见红色米粒从布袋里滚落,颜色煞是鲜艳。

宁飞扬与众位评审也都凑到当前细看,只见此米呈椭圆柱形,比普通米粒稍长,里外都呈暗红色,顺纹有深红色的米线。

本身之前的推荐里,也有红米出现,但是与紫米相比,却是粗糙许多,故而没能入选前两名。可这胭脂米却颜色更深于普通红米。

一般的米都有着一股子的米粮之味,需煮熟后品尝才会有口感,可是此时碗中那米却是泽如胭脂,当前的人已经可以闻到其发出的沁人清香。

光这香味,就让大伙觉得此胭脂米不俗。

“速速拿去煮熟。”钟离依旧淡然温若,但眉眼里也有了惊奇。

世间稀罕物他也算常见,能够让他色变好奇的,还真是很少见。

很快胭脂米就煮熟了被呈上来,小小的一个碗,只有半碗左右,但那米粒却不仅细腻油亮且色泽红润,溢香四座。这与之前的清香又是决然不同的味道,沁入鼻底,令人有种胃口大开的**,甚至觉得比任何一道美食都更吸引人。

这可是从来没有在米粮里出现过的事。

宁飞扬忍不住率先动了勺子,轻轻挖了一小勺放进口里,口感弹软滑嫩,余味却是无穷,比之任何一种米,都让人觉得回味。

一直沉默的陈河适时解释:“此胭脂米对土壤成分和气候条件要求非常苛刻,所以产量很少,就如同绝代佳人般容颜至美,内蕴至醇,珍贵而不可多得。但若常食,则有补气养血、平调五脏的滋补功效。”

世间万物,贵在稀有,若是一个好物什,遍地都是,那么也就不珍贵了。

而这胭脂米,世人闻所未闻,听这陈老板此番解释,心里都在惊叹,世上居然还有如此稀罕的米粮。平时大家都只认为米粮是为填腹,却从未想过还有药理功效,更不知米饭吃在嘴里,也能留香四溢。

宁飞扬连连点头,声称精彩,转向钟离道:“阿离,果真是佳品呢,你尝尝。”

钟离轻舀了一勺后,其他评审才纷纷动手去品尝。染青自然也有幸挖到一小勺,吃到嘴里,那莹润的口感,顿时让她笑眯了眼。

因只有一小碗,所以在座几人都只分到一小口,却觉米香留唇,意犹未尽。

不用说,今日百米宴的结果出来了,陈家米铺的胭脂米拔得头筹。

也是从那日起,胭脂米的名声开始广为流传,素有千金难求一碗米之称。

评出结果后,就是大伙交流时间,而那名陈老板迅速被人给围在了圈中,粮店老板纷纷向他探讨经验,更有人甚至想当场向陈河购买胭脂米。

染青含笑看着那处,眼睛里放光。

许是心中高兴,却是忽略了之前一直如芒在刺的目光,那双眼睛也放着光,但他的视线却都是在她脸上,以及她眼中的神色。

百米宴结束后,回程的马车上,一路上就听宁飞扬在那夸胭脂米的口感润滑,是乃米中之王,吃了这么多年的大米,还是第一回吃到如此精致的东西,直言不虚此行。

染青歪着脑袋似笑非笑看他,“你之前不还说这百米宴没什么意思的嘛?”去时的路上,他一直都在嘀咕着这事,声称若不是答应了她,他还真不想参加这宴会。

宁飞扬尴尬地笑了笑,“也没想到会出来个米中极品胭脂米呀,是大哥孤陋寡闻了,阿离,你说是不是,你定也没听过那胭脂米吧。”

染青一僵,偷偷用余光去飘一直沉默不语的钟离,从坐上马车后,他就一直含笑不语,眉目如画,温润如昔。

应该说后庭之事仿佛是她幻觉,钟离再出现后,除了目光时有追随,但再无任何轻意之举。可是她却不敢再看他那双勾人心魄的眼。

到得府门前,略略说了声告辞,就头也不回地往府内走去,不再理会身后宁飞扬没有停歇的高谈阔论。

一直到转了弯进了后院,她的嘴角才正式上扬起来。

今日总算是迈开了成功的第一步。

!!

最新小说: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九零福运小俏媳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谍海偷天 八零好福妻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