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心灰(1 / 1)

可是马却不着力,马蹄声越来越近了,染青心里焦急如火,想也没想从怀里掏出一个尖锐饰物,就往马屁股上用力扎去。

马嘶吼声起,吃痛后,跑的速度加快了一倍。倒是与身后的马群拉开了些距离。

这些饰物本是丽珠娘给她的,她是打算拿到君怡县去当些银两,然后留下线索给搜捕的人。此时,自然再也用不上了。

马被利器扎痛后,奔跑再不由染青控制,夜色昏黑,在她发现不对劲时,却已是来不及,那马跑上了一个坡道。她透着月光,看了看四周的情形,不由脸色巨变。

若她记得没错的话,前方是个崖坡。

这些个地段,她几乎每次出来都会摸上一遍,所以对地形已经非常熟悉。

急忙用力去拉缰绳,但疯跑了的马此时根本就不为所动,梗着脖子一个劲的往前跑。

前头是崖坡,身后是马蹄,前无去路,后有追兵。

她被逼到了绝路。

以马疯跑的速度,恐怕就算真的会在悬崖勒马,也极有可能把她甩出崖外。

为今之计,她除了跳马,别无它法。

速度快得惊人,此一跳极有可能受伤,但总比掉落悬崖而死的好。

眼见到了崖顶,再不迟疑,闭了眼纵身往斜旁边跃去。

不知从何而来的一根长绳甩了过来,直接绕在了她的腰上,但她纵跃之力太猛,那绳子不及重力,应声而断。因这绳子环绕之力,使得染青掉落地面之势缓了一缓,等她落地后,随着惯性之力翻身一滚,身下又是柔软的草地,倒是一点伤都没有。

抬首见绝地马已经到了近处,刚才那长绳子甩来,定也是出自秦天策之手。

想也没想,染青从地上爬起来,就往崖顶跑去。

“宁染青!”

不高不低,正好传进她的耳里,温润依旧,甚至连气息都是平的。

染青只当没听到,继续往前跑,虽知现在奔跑已是徒劳,等于是被逼到了无路可退之处,可是就是不想被他抓住。

“站在原地,别过来。”她的身后是万丈深渊。

月光下,一双星光流转,冷绝了的黑眸,平平缓缓,铺天盖地。

看了一眼那黑窟窿般的深崖,他停步,挥手遏止了身后趋近的紫卫以及宁飞扬。

“宁染青,你竟敢?”居然敢如此骗他!到此时,他已经明了之前她的乖巧迎合,都是为了今日能够顺利脱逃。

真可谓是——处心积虑!

早知她聪颖,睿智,却没想到有一天,她连他都算计了。

逃婚?她还真是敢呢。

“呵,秦天策,我尊敬的离王殿下,我不敢。”染青脸上有了嘲讽的笑。

秦天策霎那敛去眼底的情绪,恢复冷静,“为什么?”

忽然听到好笑的事一般,染青轻笑出声,这个男人从未懂过她,所以才会问她为什么。

“为什么你是钟离,转个身你又是离王?你从未对我付出过真心,从未真正懂过我,却来问我为什么,秦天策,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你要选择我来这般愚弄?”

讲到最后,竟有了些哀戚,对这个男人,她是真的动过心,喜欢上了的。

秦天策眉眼一转,墨流闪动,脚往前跨了细微的一步,“什么样叫真心?本王对你还不够好?你们女人要的不就是温柔情意?”

染青眯起了眼,不让眼内愤怒的情绪表露。

女人要的是温柔情意?她发现自己错了,原来这个人根本就不懂爱,他的那句喜欢,真的就只是甜言蜜语而已。她问他要真心,无疑是对牛弹琴,皇家的人天生就是最出色的戏子,无论是钟离的身份,还是离王的身份,他都能扮演得淋漓尽致。

钟离,你知道吗?在你用本王来对我说话时,我们之间就再无回旋的余地了。

!!

最新小说: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八零好福妻 九零福运小俏媳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谍海偷天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