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情网(1 / 1)

“咚咚”两声敲门声,打断了染青的凝思,秦天策目光也从她脸上转移,并没有放开她,只淡声道:“进来吧。”

门被推开,门外是凌墨,在看到他们二人相拥的姿势时,他垂下了眼。“皇上,晚膳已经备好,可否能上了?”

秦天策点点头,放开了些禁锢住染青腰的手,立刻她的人往旁边滑开,坐到了椅子上。余光里瞄到身旁人牵起嘴角的笑,不由暗恼。

等两人都安坐好后,凌墨才让开了身体,服务员姑娘们缓缓入内,承上一盘又一盘的菜,立刻桌子上就摆了满满一桌。

然后也不见宁飞扬身影,凌墨带着众人再次退下,门关上。

染青目瞪口呆,这......许多菜是他们两人吃?

耳旁一声低笑传来,秦天策道:“杜大老板,赏脸陪我吃个饭吧。”

面上一热,“到这么晚,你还没用膳?”此时虽不是深夜,但都已经到店打烊的时间了,他怎么会到现在都还没用膳?

“不是定了赌约吗?总得做你唯一的客人,当然是留着肚子了。”说话间,他已经夹起一筷子菜到染青面前的碗里,接着径自吃起来,看似真像是饿了。

这些菜都是东来顺的招牌菜,其中不乏有这几日染青想出的各种名堂。见他吃得津津有味,心中不觉有奇妙的得意的感觉出来。

都说皇帝吃惯了宫里的山珍海味,几曾会吃这种民间小菜了?不过现在满桌菜的架势,倒真像是皇帝用膳的派头。

却听秦天策在说:“你别心里又埋汰我,这可不是我的主意,定是飞扬那小子让凌墨准备的,我并无你心中所想的那般奢侈。”

染青侧头看他,疑惑地问:“为何我心中所想,你总是会知道?”

秦天策抿唇浅笑,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

如果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整整研究了四年之久,断然是会了解她每一分神情每一个眼神所代表的含义的。四年前,他以为只用柔情就可以轻易获取一个还算是女孩的心,所以轻敌了。

当他发现她巧布暗计,金蝉脱壳时,心内真正是对她刮目相看的。

他完全可以立刻派人把她抓回来,但是他没有,就是想要看看一个女人带着另外两个女人如何在这险恶的江湖上生存,虽然暗中派了人保护,但不到万不得已,暗卫是都不会出现的。

每次消息传来,还真的是令他惊讶。她脑子里居然有那么多奇思妙想,明明手无缚鸡之力,却能一路顺畅来到这君望。

而且,似乎走出了怀城后,她犹如没了拘束,可以展翅而飞的大雁,当真是过得惬意。

但无论她飞得多高,都只能在他羽翼掌控下而飞。

这盘棋下了四年,该到收子的时候了!

在秦天策面含笑优雅吃菜的时候,染青正在暗暗观察他。气定神闲,从容自若,这些词用在他身上,都还不够表达一二。她觉得他坐在那里,像一头蓄势待发的豹子,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把你撕开入腹,这是潜伏在他温若表象下的。

皇宫是什么地方?那里长大的人,如果没有锋利的爪子,又怎么生存的下去?

低头看了看自己握筷的手,指甲修的很短,怎么看也不像有锋利的爪子的人,若真的跟他回了宫,这双手是否能与宫里的那些狼群拼搏,她很怀疑。

心头的叹息,不自觉的变成长长的叹气。

秦天策看向她的侧脸,烛光辉映,两颊映照的也红润,她此刻虽然仍是男装打扮,但是那眉眼里的生动早已不像四年前那般稚嫩。

不禁向她靠了过来,手指轻抬她的下巴,让她的视线正对自己,晶亮的眼内藏着惶惑与迟疑。他轻轻一笑,心中还不能定吗?

俯下头,唇盖住了那处柔软,这是他在见到她后一直想做的事。

染青浑身一僵,又羞又恼,这是东来顺的包厢,外面没准还站着宁飞扬与凌墨等人。

“放开我。”

听到秦天策沉沉的笑意,但已经是放开了她。

染青手心是有些冒汗了,夹了一筷子菜到他碗里,低低说了句:“尝尝这道菜——开水白菜。”

这道菜是就这几天她与厨房研究了推出的,菜名听着简单,但做法却不简单。名说开水,实则是巧用清汤,其关键在于吊汤,汤要味浓而清,清如开水一般,成菜乍看如清水泡着几棵白菜心,一星油花也不见,但吃在嘴里,却清香爽口。

关键就在这个清汤了,需要细火慢熬两个多小时。

但忽然想到东来顺菜推出之后,立刻别家店都照搬了过去,想必他定也吃过了吧。

只见秦天策举筷夹了一小条的白菜入嘴,清鲜淡雅之味从唇到舌,一直达到心底。又用汤勺舀了一调羹汤,小喝了一口,香味浓醇,汤味浓厚,不油不腻:味道清鲜,不淡不薄,菜色嫩黄,柔美化渣,有不似珍肴,胜似珍肴之感。

染青见他虽没有赞美之词,但却神情愉悦,也知是认可了这道菜的。这种心思很奇妙,渴望得到认可,得到肯定的迫切,以及一种成就感的小小得意。

到了晚间的时候,染青躺在床上,细思今天一天的反复与变化,不由感慨万千。

人在天涯的时候,她就时时惦念,现在人到了眼前,以万般柔情把她包围,叫她如何能不心动?大千世界里,又有几个男子能有他那般风貌和俊朗?或者说,哪里才能遇见一个如此让她心醉的男人?

唉,沉沉叹气。

晚膳用完后,他如那时一般,缓缓送她到门口,然后再转身而去。看着他离去的白色身影,她竟有那么一刻觉得时空穿越,回到了四年前,他是钟离,而她是十四岁的宁染青。

除了在见面第一天时,他以强硬姿态而切入她生命,后面几天一直没露面,昨日晚上他来见她,却宁愿输她赌约,不以强权迫她,许她自由殿堂,只是那自由在他羽翼之下。

说句实话,她的心乱了,不再如之前那般坚定。

她逃得了怀城的丞相府,却难逃他编织的漫天情。

这一夜,胡思乱想,脑子乱糟糟的,一直到很晚才睡着,等一觉醒来,竟然天色大亮。

翻身而起,恍然昨夜如梦一般。见有阳光从窗格里透进来,有些奇怪今日香儿怎么没有叫她起来。后来他们也没有谈及到西来福与东来顺的事,赌约已过,是否还要再合并?

忙简单梳洗了一番,推门而出,就见院子里站定了一个身影。

微微一愣,宁飞扬!

他等在这里,不用说是有话要讲了。听到声音,他回转头来,上下打量她,在看到她身上那款青色长袍时,眉间皱了一下。

“大哥,找我何事?”染青主动问。

宁飞扬的装束也有了不少改变,不再如四年前那般宝蓝耀眼夺目,几次见他都是浅色锦袍,低调沉稳。

看来,这四年,改变的不光是她,是所有人都在改变。

“染青,该回怀城了。”

呼吸一窒,“是他来让你通知我的?”

宁飞扬忙摆手解释:“不是,你误会了。皇上并不知道我来找你,今日一早我就等在这院子里了,就想跟你说些话。你不知道,皇上这条路走得可谓是艰辛,就是如今朝廷里也有暗中势力在与他较劲,可是他却什么都不顾,不远千里来这君望。染青,你该明白他对你的心。”

沉默,早知皇权之路是一条最坎坷的路,就算宁飞扬不说,她也知其中定是历经万险,他才走上那个位置。

宁飞扬见她不语,又再劝道:“你可知,你与二娘离了府后,爹常常会去那后院,一站就是一个下午。他的心里,是有你们的。”

染青冷笑了起来:“大哥,他的心里如果有我们,会十几年来都不曾踏入过后院?他的心里如果有我们,会让我娘常常以泪洗面?”提起宁相,她就心头有怒。

为丽珠娘觉得不平,从小就见她时常偷偷抹泪,若是不带她出来,恐怕终有一日,她是要在那四方天里抑郁而终的。

所以宁飞扬意指宁相隐隐有懊悔,她觉得愤怒,等到失去了才知后悔吗?那么多年的时间,他可曾有一丝怜惜过丽珠娘为他红颜憔悴。

!!

最新小说: 八零好福妻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九零福运小俏媳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谍海偷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