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掠(1 / 1)

绕过韩萧,冲进后厅没有见人,却见地面血迹蔓延向内室的门,战场显然延及到里面。到了这里,随后跟上的韩萧也不说话了,凭两人的耳力都能听出里面没有一点气息,只余死沉。有些担忧地看向皇上,连他都开始觉得不忍。

秦天策颤着手去推门,只轻轻一碰,那门就被推开了,愣住。

韩萧上前一看,也愣在了当场,地上和床榻上倒了两人,一个是左通,一个是这凤染宫里的宫女,却并没有青妃的踪迹。三步上前扶起左通,他胸口中了很深的一剑,已经浑身是血,他的武功与自己在伯仲之间,居然有人能伤他如此?

手指探息,鼻端隐约还有微弱气息,提了内力输送,左通幽幽醒转过来,睁眼看到他们,虚弱地说:“皇上,是......是沈......”话没说话,人又昏了过去,失血太多。

“是谁?你说清楚!”秦天策揪住他领口的衣襟,可是他却紧闭双眼,醒不过来。到底是谁?沈?难道是......沈墨?低眼去看左通胸口剑的痕迹,剑口细小,却深而直,这的确是那第一杀手沈墨的手法。

浓眉深皱,以沈墨的身手,除非他在,否则再多紫卫也不是他的对手。而且看这情形,很显然他不是一个人来的,定是带了一批死士,来了一场屠杀。

心里浮现无尽的恐慌,不用说,染青定是被抓走了!沈墨受雇于谁一直没查出,那一次行刺之后就再没见他现身过,现在他潜进皇宫抓走染青为的是什么?报仇?还是用来要挟自己?不对,这里面有什么没想通。

一直怀疑是太后雇了沈墨这批死士来刺杀他,可现在的形势太后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她没有抓染青的理由,更不需要如此兴师动众。难道太后已经准备动手了?想关键时刻以她要挟自己?

若是这样的话,至少目前来说,染青没有性命之忧。

沉声下令:“韩萧,颁令下去封宫封城,朕一定要抓住他!”不管这沈墨是躲在宫里还是跑出了宫,绝不能让他把人给带出城去。韩萧立即领命奔了出去,而随后而来的紫卫留了几人在这里收拾残局。

秦天策下完令后就觉心下索然,看紫卫忙碌着抬左通和那个宫女出去,偌大一个凤染宫,顷刻间就成了坟墓,嘶吼出声:“全给朕滚出去!”

紫卫们吓了一跳,不敢吭声,立即退到门外。

秦天策无力地滑坐在内室床上,缓缓躺下,终于感觉心开始慢慢撕扯开来,剧痛一点点的泛滥开来。曾经他与她躺在这里,新婚之夜洞房花烛,温柔缠绵,看她倾城容颜,闻她身上丝丝缕缕的清香。

可现在,他躺在她躺过的地方,没有一点她的气息,只有鼻端飘来的阵阵血腥味。

昨日他还见了她的,怎么今天就没了她呢?以为一切都尽在掌握,以为只要过上一阵,等他把内乱给平了,就可以与她慢慢重修旧好。可现在人呢?

他把她给丢了......

无穷无尽的悔恨涌上心头,眼睛开始酸涩。闭上眼,想抽离这种难过的思绪,可关得上眼,却关不上心里的痛楚。

眼角,有水珠滑落,是泪吗?他有多久没哭了?自母妃死后,成年以来,他经历那么多坎坷和风波与生死,登上帝位,他从没有流过一滴眼泪。

不,这不是眼泪,这是眼睛酸涩后的湿润。宁染青只是长在他心尖的一个疙瘩,他的心在天下苍生,怎么会为了个女人流泪呢?看一面这样想着,一面又在心底发誓,不管是谁指使沈墨掠走染青,他一定要那人千刀万剐。

沈墨......咬牙切齿地默念着这个名字,从没有一种愤怒可以到这般恨的地步,握紧的拳里指甲深入掌心,鲜血淋漓尤不自知。

“皇上。”韩萧试探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秦天策立即一坐而起,疾步走出内室问:“如何?有没有抓到?”连他也不知,语音里带了丝希翼。

可韩萧眼一暗,愧声道:“属下该死,命令刚颁布下去,属下也正领人去南宫门拦人,但已有人来报,一刻钟前,贼人杀出了宫,刚又接到信号,东城与南城门被贼人突破,属下赶到时,没了沈墨的踪影。”

全都是迟了一步,那批人以雷霆万钧之势横空出现,又以最快的速度转移,底下根本都没来得及得到指令。而即便得到了指令,也挡不住他,已经得到旬报,不止东城门被破,南城门也被破了,显然沈墨此来谋划已久,走时也密布严密。这就是一场有计划的掠人!

秦天策眸色转深,脸如冰寒:“传令下去,东南西北各个方向,都派兵追踪,但有蛛丝马迹,立即传书急报,不要再轻举妄动打草惊蛇。而城门依旧紧闭戒备,任何人都不得进出。”

到了此时,先前的血气翻涌已经被压住,冷静了下来。沈墨是个很难对付的敌人,可他如果执意出城,也证明了他不归太后所用,这次事件并非太后在谋划。此时东城南城有异动,极有可能是沈墨布下的声东击西之计,难保他还留在城内,可万一出城了呢?

不行,“韩萧,备马,朕要亲自出宫去追!”

“皇上万万不可,紫宸殿里还坐着那三位,太后也虎视眈眈,而您的功力也未恢复,若贸然出宫去寻,只会把凤染宫一事传扬天下,对营救青妃只会更不利!”

迈出去的步伐停了下来,韩萧说的极有道理,如果兴师动众去寻,反而于事不利。唯有有了确定消息,再布局谋划营救,是他太过着急没了理智。“那你速去下令一切暗中进行。”

“属下遵旨!”话这么应着,却见他没动身的势态,秦天策不由怒叱:“还在这拖延什么?”此刻时间就是转机,抢在沈墨行动之前,把人堵截住才行。

韩萧迟疑了下,硬着头皮道:“皇上,姑娘来了,就在门外。”

秦天策一愣,随即怒道:“立即给朕滚出去办事,现在朕谁都不想见!”声音不高不低,却能清楚传到门外。韩萧再不敢多言,立即回身往外走,进到院子里见凝立等待的女人,摇头叹气,与她擦身而过。

夜色下,半夏着了一身全黑的斗篷,帽子遮住了脸。等太后歇下后半饷,悄悄从宁德宫跑出来找他,只因心下不宁,感觉有事要发生。虽经观察,太后不像今夜有谋划,可仍觉不安。往紫宸殿赶时,路遇韩萧行色匆匆,神情肃穆,心中更寒,只怕皇上出事。

可听完韩萧所说后,虽然悬着的心是放下了,但却也是大大的震惊,宫里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本想过来宽慰他的心,却亲耳听到他把她拒之门外。从未想到,阿离会不愿见她!

凝立在院子里,鼻尖全是血腥味,原本繁华的宫殿,一夜之间变得悄无人声。尽管那些尸体早已经被收拾了,可依然无法抵挡住那冰冷的气息。紧闭的门,把她关在外面,就像两人心里的那扇门一样,不知何时,她触摸不到他心了。

不知自己站了多久,只觉一直保持这个姿势不动,连那膝盖都弯不过来,僵硬地无法动弹,“吱呀”一声,门从里面被打开。熟悉的俊颜,明黄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前,急忙迎上上前去,脚趾揪心地疼,是站得太久了。

可是那个从内而出的人,却好像没有看到她一样,缓缓从身边走过,神色茫然,从他脸上,她看到了一种表情叫做——脆弱。“阿离……”轻声呢喃。

脚步终于停下,秦天策转过身来,看着眼前的人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梦璃?你怎么还在这?”半夏悲从中来,酸涩从眼到心,刚想细细诉说一番委屈,指望得到他的安慰,可是他却已经转过了身。

淡淡地说了一句:“你这样出来极其危险,快回宁德宫去吧。”

然后,留下一个决然的背影。

一盆冷水从头到脚淋下,浑身透凉到心底深处,她站在这里等了他两个时辰,就得了这么一句?不,她不甘心阿离会这样对自己。扯了裙摆朝那远去的身影追去,很少见他穿明黄色的龙袍,此时他的衣袍随风轻扬,却走得极快,眼见就要出凤染宫门了。

“皇上!”轻呼出声,也成功见到皇帝停住了步伐,转过身来。

半夏走上前几步,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得问:“你没事吧?”秦天策摇摇头,等了这么久都不见韩萧来回报,心已沉到谷底,可他不能不冷静,否则如何救染青。见她没别的话要说,缓和了语气道:“已是很晚了,朕派紫卫暗中护送你回去,你要为朕保重自己。”

半夏心口一暖,终于听到他关切之词了,他还是在意她的。

只听一声击掌,立即有黑衣紫卫现身,秦天策再次转身要离去,却听身后传来一声幽幽地问:“你对她动心了吗?”你爱上她了吗?后面这句,她没敢问出口,因为她或许能够容忍阿离对青妃动心,却是无法接受他爱上她。

秦天策像是没听到,笔直地往前走出了宫门,转眼就消失在了视线内。

!!

最新小说: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九零福运小俏媳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谍海偷天 八零好福妻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