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班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凤染君策 > 322.暗藏杀机

322.暗藏杀机(1 / 1)

紫宸殿内,有璃后代替瑞皇把朝事交托,又有右相言成晓一力推举,加上秦天策本就威仪犹在,所以离王理政一事顺理成章,并没有大臣敢反对。

他理政第一件事,就把凌墨一案拿到桌面上来讲,指出其中疑点,堂上一番讨论,最终定下把凌墨妻儿从刑部大牢提出,暂时关押在宫中,其余详情再作审查。事情顺利的令他觉得有些诡异,可一时又找不出哪里不对劲。

他不知的是,璃后把他成功推上朝堂后就退出了紫宸殿,她没有回凤璃宫,而是再去了凤染宫。染青看到她出现,并没有觉得惊讶,其实在昨夜阿离说他坦言承认她是他妻子时,就有猜到可能会与璃后对上。

此时璃后与刚才满面和睦不同,而是面带沉色,甚至看向她的眸中也都是冷意。染青换了一身女装,并不华丽,是她常穿的粗布青衫。可能在璃后的眼中,她这幅样子,这穿着不能入眼,果然听到她开口:“你叫陈青?”

那是一种轻慢到令人不舒服的语调,但染青只淡然而笑:“我是。”她懂璃后的意思,她如此平凡怎么配的上阿离。

“据说你得了怪病,离王为你来向本宫求讨冰晶雪莲,这事你可知?”

“我知。”

两次对话,倒令璃后对这个普通长相的女人有些刮目相看了,一个长在乡镇中的民妇能够在面对她时还如此从容,确实有她独特之处。轻勾一抹冷笑在唇边,“本宫有传过顾太医询问,据闻你这病症是损及五脏六腑,身体逐渐衰败,应是不治之症。”

染青看着她,等她下文。

“用冰晶雪莲入药,顾桦只是尝试,并不一定就能起成效。陈青,你可有想过万一你这病医不好,离王会怎样?”

染青静默不语,心里却在翻腾,她不是没想过,真如璃后所言有一天她去了,阿离要怎么办?再让他承受一次看她身死的痛苦?

璃后察言观色,看出她心中有了起伏,“本宫并非要离间你与离王什么,只是你可知他昨日是如何向本宫求得冰晶雪莲的吗?他曾是东云的皇帝,上跪祖宗,下跪先帝,昨天却跪在本宫面前,只为了替你求冰晶雪莲。”

染青腿一软,差点跌倒在地,阿离竟然为求雪莲向她下跪?这......他昨晚只字未提。心中莫名有根针扎了一下,尖利的痛丝丝传来。

一声轻叹在耳边,璃后悠远的声音在起:“陈青,本宫不管你是怎么迷住离王心的,如果你健康,本宫会乐见其成你做他的王妃,但你身之将死,本宫不会允许再出现一个人把他给毁了。所以,别怪本宫!”

话声落,突然有侍卫从门外冲了进来,原本站在门外的韩萧一见此情形就知不对劲,立即冲进门内护住了染青,口中急怒:“姑娘,你这是要作何?”

璃后凤目扫过来凝视:“韩萧,你对他一向忠心耿耿,他好不容易从宁染青的死走出来,难道你要看着这个女人又来毁他一次?”昨夜在震惊秦天策所言后,她在凤璃宫中细思了一晚,最终决定应早下手,从他甘愿下跪求药来看,就知他又一次用情了。

韩萧却沉声道:“主上命我护她周全,我绝不会让人把她带走。姑娘,早些回头是好,否则主上知道了定不会原谅你。”

“愚蠢!”璃后震怒,“来人,先把韩萧拿下!”

一声令下,不仅是侍卫冲了过来,门外又冲进一批黑衣高手,团团把人围住。韩萧二话不说就与他们战在了一起,暗恨紫卫都被留守在宅院那边保护大师他们了。但谁能想到璃后会在他们进宫第二天就突然发难呢?只希望主上能够早些回来。

韩萧到底只有一人,双拳难敌四手,尤其是后进来的黑衣高手,个个武功不弱。

璃后已经在下令:“先捉陈青,把韩萧缠住。”立即有侍卫到了染青身后,眼见躲无可躲,忽然不知从何而来一道劲风,把染青身后的侍卫给打倒在地。

眼前一闪,一个黑衣蒙面人飞身进来,随之进来的又是几道身影,他们掌风凌厉劈向侍卫,最后站在了韩萧身侧,把染青给挡在了后面。这一变故顿时令场上情形有了大扭转,很显然侍卫们不是这批黑衣人的对手,无论人再多也攻不破那道防线。

璃后神色大变,眼见时辰过去好久,晚些真要退朝了,此处仍没把人给拿下。

只听一声震喝:“住手!”所有人震惊回头,一名黑衣人手中的长剑已经架在了璃后脖子上,所有人都停了下来,不敢再妄动。

璃后怒问:“你们究竟是何人?竟敢擅闯皇宫!”

黑衣人还没回答,门外却传来秦天策沉冷的声音:“皇后娘娘,你到本王的凤染宫内大动干戈是为何意?”璃后顿时脸色变得惨白,惊惧地看向门口。

门外疾步走来的不是秦天策又是谁?他一身黑衣锦袍,神色中带着萧杀之气。走入大厅内,谁也没看,直接闪身到染青跟前,“你怎么样?”眼睛上下巡视,在确定她没有受伤后才松了口气。染青神色复杂地摇摇头,并没作声,而是把目光转向了那边璃后。

气氛一时僵凝,全场一片静窒,直到低沉威严的声音扬起:“全部给本王退下。”侍卫们才惊愣回神,这里的禁卫军有八成都是以前的旧部,对秦天策有着敬畏,所以几乎他那声命令一下,大伙就纷纷收了兵器往外退出。

直到全部退出了凤染宫门外,秦天策才淡道:“凌墨,把剑放下吧。”

璃后全身一震,脖子前的长剑已经被抽回,那名黑衣人拉下了脸上的面罩,果真是凌墨!全城戒严,四处搜查,迟迟抓不到人,却没想他居然就在皇宫。似有所悟般地看向这边,惊问:“你早就对我起了疑心?”

秦天策看着眼前这张精致的面孔,心里微觉涩苦,他不想疑她,可是所有事都那么的巧合,宁飞扬不能入朝,宁相罢免,凌墨出事,每一件事都似乎在剪除着他曾经的羽翼,他如何能不疑?当他得知凌墨被通缉一事后,立即就知道了他躲藏之地,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定然是在皇宫。

而曾经他以紫狼身份创建紫风堂,为的是把东云的暗子遍布各地,当初让凌墨回京,正是有意要把这紫风堂的势力也一起协助,但他命凌墨暗中操纵紫风堂。没有人知道紫风堂的最部设在哪,除了他和凌墨两人。

那是一座地下城堡,在他为皇之后,就把密道通到了他紫阳宫内。所以他敢肯定,凌墨一定是躲在那紫阳宫的密道之内,他妻儿被困,定然是在伺机营救。昨夜他待染青歇下之后就悄悄进了紫阳宫的密道,果真在那里找到了人。

细问详情,当日凌墨正在家中逗弄儿子和女儿,忽然门外就冲进一群禁卫军,且他的凌府也被团团围住。声称奉了皇后之命捉拿叛贼凌墨归案。他自然不服,欲要评理,可禁卫军们二话不说就上前厮杀,且拿住了香儿她们,见情形不对,只得忍痛逃走。

他从密道偷进皇宫,本想找瑞皇肃清事实,可却发现瑞皇不仅不在紫阳宫内,更是伤重昏迷不醒。顿然知道定是有人陷害于他,想置他于死地,正一筹莫展之际,主上居然出现了。两人一合计,就决定他带上紫风堂的好手暗中藏在凤染宫内。

因为在进宫前,秦天策与染青就有了某种推断,整件事中最有问题的就是璃后与右相言成晓,很有可能他们二人勾结,蓄谋在策划着什么。所以昨日秦天策有意说出陈青是他妻子的事,就是想看看璃后会有什么后续反应。

果真不出他所料,在他上朝之际,璃后就带了人想要拿下染青。幸好他有了万全的防备,才不致于让她得手。他是在皇宫里步步惊心跌爬着走出来的人,怎会在进宫后不对人起防心呢,只是他没有想到,那个心思细腻、玲珑剔透的梦璃,居然有一天会站在他的对立面,与他兵戎相见。

他问:“为什么?”

璃后没出声,只眼中流露深浓的悲哀。

秦天策却为她讲出了实情:“你为保帝后之位巩固,不惜铲除异己,所有曾是本王身边的近臣,都被你一一从朝内除去。可你依然害怕,怕本王会有一天回京重夺这皇位,尤其是阿瑞仍无心坐这帝位,几次三番想请本王回来,你心中就开始惊恐了,于是,”他说到此处停顿下来,目露厉色,“你在回京途中暗派杀手,竟然对阿瑞下重手,又把罪名栽赃在凌墨头上,为的就是想诱本王回来,明面上把本王推上朝廷理政,实则却暗中布局。梦璃,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你连我和阿瑞都用来算计。”

心里钝痛难忍,就算他为爱染青弃了她,却也是把她放在心里当成家人的。此时真如一把尖刀生生插进心脏,疼得他难以呼吸。

!!

最新小说: 九零福运小俏媳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谍海偷天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八零好福妻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