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大器晚成(1 / 1)

扯了红头巾,我往那边桌案前走去,却差点被裙摆给绊了一跤,险险扶住桌脚才站稳,不由愤恨,这大红喜服一点都没我那平时穿的青衣爽利,且我是多青莲花,穿什么红衣服呢,不配,实在是不配!

还有这头上,原本我那长长的青丝都只简单用根簪子挽住,如今婆婆给挽了个什么发髻,还插了好些丁玲当啷的首饰,整个头都觉重了许多,难怪我刚才差点摔跤,就是这头重脚轻之故。摸了摸头上那支红玉簪子,我抿唇一笑,这可是我的私人财产,虽我到现在也不知这簪子会不会如镇海神器般神奇,但我想是金子总会发亮的,时机未到而已。

亏得我那时机警,没有把一切全盘托出,否则这簪子肯定也被没收了去。那我真叫竹篮打水一场空,得不偿失。婆婆在给我梳头的时候,看它色泽红润,说挺衬今天喜气的,就也给一并装饰在了头顶。

走到桌案前,眼睛顿然亮了起来,那一个个小盒子里装的是......夜明珠?顿时我眉开眼笑起来,太白果真没诳我,东海确实珍惜宝物很多。只是这些都是黄白之物,于我两袖清风的人来说,却是没多大用场,除去夜里照明可能比较实用些。

但既然能探得一宝,必然就会有二宝、三宝等,于是我兴致勃勃开始探寻宝物。还果真给我找到了另一个宝物呢,就藏在箱子里,是一面镜子。但它看似一面镜子,其实又不是,因为只有一面是可供览照,那里头唇红齿白,两颊嫣然,眉眼都生了一丝媚色的人是我?

只知婆婆在来前往我脸上涂涂抹抹,没想竟变这幅模样,完全失了我莲花的本色。不照也罢!我把镜子翻过来,这一面就比较奇特了,里头有场景在浮动,看过片刻后我才知道这其实是一个观尘镜。

那里头的世界,既不是九天,也不是东海,而是尘世。都说凡人命苦,生命无常,六道轮回,可我看他们各个面带喜色,又笑逐颜开,怎么看都不像是命苦之相。心生了对尘世的些许好奇,从未觉得有寂寞这一说,可看那么多人聚集在一起,确实是挺热闹的。

耳闻门外传来脚步声,声声“太子殿下”由远及近,我立即打了个激灵,火燎燎地冲回床边,刚坐下又想起要带那红头巾,四处顾盼,终于在桌子底下找到那孤伶伶的红布,一个箭步拾起再回身而坐,当门被推开时,恰巧红头巾盖在了我头上。这时间拿捏的十分准。

“你们且先退下吧。”

是墨尘的声音,我在红头巾下如是想着。忽然体内有种麻麻的感觉,像是什么在复苏一般,脚步声越近,那种感觉就越强烈,这是怎么回事?终于,眼前看到了一双大红靴子,以及红色镶了金龙的袍摆,眼前一亮,头上的布被掀开了。

愣愣顺着红色的锦袍往上看,直到与墨尘正眼对上,他今日可真是喜气啊!不仅是衣红,连人也红的,那面上的红不知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被这红给染上的。

我见此情形,本想口头调戏上两句,却忽然有道声音生生劈入脑海:“杀了他!”

倒吸一口凉气,那声音......是每夜都在梦里响起的声音,我已经是对这声音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就像是刻进脑里一般。正当我还在困惑之时,我的手却不受控制的动了,扬手拔出了头顶的红玉簪子,像有自主意识般插进了面前与我视线平行的墨尘心口。

我......我......入魔了?怎会如此?愕然抬眼,墨尘满目都是震惊以及不敢置信,我急得想哭:“这......这不是我......”否认的话却说不出来,这明明就是我刺的,那把我以为是大器晚成的红玉簪子,它真的“大器晚成”了一回!居然染了墨尘的血!我不知道的是,它还要了墨尘的命!

平时我这么一个镇定自若的人,有生以来第一次慌乱,忙上前想要去拔那簪子,可是刚一触碰,我就被一股重力给弹开,人滚在了床上。

耳边听到墨尘从未有过的酷冷声音在质问:“你为何要杀我?”

我好不容易从床铺里钻出来,急声想解释:“我......”却见墨尘往后栽倒,很大一声与桌子撞在了一处,再顾不得解释,我只知道今儿我又要遭殃了,跌跌撞撞想要跑上前去扶他,却被他喝止:“站住!”他人已退到墙角,似乎支撑不住了坐在了地上,不止那心口处血在不断冒出,连嘴角也溢出了血。

如此他不肯让我靠近,只得大声提醒:“你快用你的灵力自我修复啊。”他是被突发情况给弄糊涂了吗?以他东海太子的修为,可堪比仙神级了,一根簪子刺进体内,只需自我疗治一番。兹事体大,断然不能因为生我气,就延误了自救的时机。

凡事都可解释的,等他伤好了,我再慢慢分析给他听不迟。即使我再烦他来扰我业林清静,可是也不会到要杀他泄恨这地步。这是误会,绝对是个误会!想我一株青莲,怎么可能会杀生呢?况且以我毫无灵力的修为,哪里可能杀得了东海太子啊。

可我不知的是,那根红玉簪子出自魔君之手,带有魔君神识,当簪子刺进墨尘心口时,就在把他的灵力一点点幻化而去。只看到墨尘双眸既冰冷又带着恨意地看着我,最后咬着牙犹如宣誓:青儿,来世我一定不放过你。

如被电击中一般,我愣愣看着那墨尘像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幽蓝的眼睛也闭上,再无一丝生气。他死了?墨尘死了?我把东海太子给杀了?

摊开双手,不敢相信。耳边却再度传来熟悉的带着笑意的邪魅声音:“好女孩,做得好!”就连我在如此懵懂心慌的时候,也都察觉到那背后的得意。

突然,我就凌乱了,“啊——”尖叫出声,“紫离,紫离你出来!”我知道定是他在搞鬼,这可恶的魔君,害了我一次又一次,当真就是那白眼狼,亏我还冒着生命危险从业火中救他出来,恩将仇报就是如此的!

可是我的凌乱没有唤来紫离,却是把门外职守的人给唤了进来,他们一见里头光景,高喊着“龙王”跑走了,龙王许是装了顺风耳,就在霎那出现在了我面前。悲痛欲绝、怒火滔天,用来形容龙王不为过,我都还没开口解释,他就抽了剑要劈我为他儿子偿命。

眼见我命休矣,突然背后什么撞了下我,往后倒下,恰巧躲开龙王那一剑,而我身体着陆后一看,顿时大喜,好家伙,当真是平时没白疼阿泽,关键时刻还是它来救我了。连忙翻个身骑好它,一拍它后颈,“跑!”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阿泽此时可谓英勇,过五关,斩六将倒是没有,就是带着我左闪右躲开东海里的虾兵蟹将的夹击,眼见到了那出东海的海眼处,正当我万份忧愁不会那水咒要如何出这东海之际,却见阿泽一个拔地而起,翅膀扑腾往上飞,居然那海水并不涌我们身上来,反而是退避三舍似得。直把我给惊得张大了嘴,等到出了东海之后,我才回神:“阿泽,原来你也会水咒啊。”

一声兽的嘶吼,算是回答我的问题。我不得不哀叹自己修为竟然比不过一头宠物!转而想到墨尘,又觉难过之极,更加愧疚万分,而更令我烦恼的是,如今我与阿泽逃出东海是要去哪才好?九天定然是不能回了,这回的罪名可不小,直接就把我夫君给灭了,龙王定是要不依不挠追上九天去,这番回去还不就是等死?

抬头望天,悲叹:天大地大,竟无我青莲容身之地?

悲壮感怀了一番后,脑中有了主意,拍了拍阿泽的脑袋:“我们去凡间尘世吧,据闻那边浊气很重,或许能掩藏你我的仙气。”再仔细思了一周后,觉这主意甚好,一来可逃开追兵,二来可借着凡间隐藏踪迹,三来我之修为在九天是最末流的,但到了尘世就是他们口中的神仙了,加上还有阿泽这等神兽炫耀一番,凡人们还不把我当菩萨一样供之?这就是所谓的宁**头,不做凤尾的道理。

至于四来,我想借着暂时躲避的时间,天君与龙王能够查明缘由,那杀墨尘之举实非我意,完全是受了魔君控制所为,万不能错把好人当凶手,要抓也得去抓正主。

所以,不是我不负责任溜之大吉,而是趋避吉利之道。现在非常时期,我留在那,只会加剧双方矛盾。此番想透彻后,甚以为我虚怀若谷,且处事面面俱到。

那我绝不承认想去尘世凡间是因在那新房内看了尘镜之后,产生了巨大的兴趣。

只是,事实充分证明,想与实践是两道遥不可及的程序。我那尘世之行的所想都是白费,因为阿泽把我带到了另一个地方,既不是九天,也不是东海,更不是尘世。

而是魔界。

!!

最新小说: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九零福运小俏媳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八零好福妻 谍海偷天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