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班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别人养蛊我养身 > 第四百四十二、三章 圣仙聚月怜,天机算主魔!【6K1】

第四百四十二、三章 圣仙聚月怜,天机算主魔!【6K1】(1 / 1)

(卷一)

鬼魔死后遗留三物,魔心经、天机算蛊、四角星标。

方天袋则是没有。

魔心经、天机算蛊可以理解。

但四角星标,不正常!

四角星标上,有非常隐秘的风系域力残留,若不是苏然拥有踏天风蛊,还感知不到这股风系域力。

整个四角星标,看上来,是一个隐秘的追踪工具。

而鬼魔又不善风系域力……

也就是说,鬼魔,一直处于被追踪中……

“风系域力……会是道巽吗?”

能在魔使身上留下手段的,唯有八月仙。

甚至,应该是古亲自动的手。

八月仙追踪鬼魔,不难猜测,八月仙想通过鬼魔,查到他的位置。

没有天机算蛊,八月仙又无法辨别他主身与月体的区别,只能靠魔心教了……

……

“鬼魔……竟然死了……”

九沟泽渊附近的一处山林,道巽有些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鬼魔死亡的一瞬,道巽便感知到了。

四角星标名为隐命标,为用于追踪,并且可以感知被追踪者的域力波动,由古亲自制作,加了一丝风系域力,并悄悄打在鬼魔身上。

鬼魔的域力,是瞬间散尽,这代表鬼魔死了,而不是隐命标被发现。

鬼魔入地下魔宫才多久?

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杀鬼魔?

除了主魔和古,这世间,怕是无外人做到。

又或者,主魔、古之外,还可加上一个宇衣。

道巽很困惑。

枯坐山巅的鬼魔,忽然来此,进入地下魔宫,又陨落。

杀鬼魔的,不可能是古和宇衣。

那是主魔吗?

道巽自嘲一笑:“我在想什么,主魔怎么可能杀鬼魔,其他魔使也不可能杀鬼魔。”

忽然。

道巽惊愕:“难道是苏然?”

苏然可入地下魔宫,有可能是苏然在伏杀鬼魔,苏然身后,疑似有五步半超脱者的存在,有机会杀鬼魔!

但是,鬼魔死的,还是太快了。

苏然之事,已不是道巽单独可以处理,对方若能杀鬼魔,便亦能杀他。

道巽连忙将鬼魔已死,凶手疑与苏然有关的消息,传给古。

魔心教总坛的主魔,也清晰看到魔使面具一个光点的消失,不过,主魔面无所动,死的人可能为鬼魔,也可能为苏然,也可能没人死,或是苏然直接摘下面具,或是鬼魔擒下了苏然,不一而定。

一个小时后。

古出现在道巽身边,神色凝重。

与古一起出现的,还有其他所有圣仙。

这次,八月仙尽数而动。

在古的携带下,从仙宇大陆赶到谲阳大陆,不过一个小时的事。

“鬼魔就死在此地的魔宫……”

“走。”

古一挥手,带着八位圣仙穿过诡海,进入地下魔宫。

苏然自然早就离开了魔宫,在发现四角星标有问题后,苏然立刻将四角星标摧毁,并遁走。

虽然苏然很想与一位半超脱者真刀真枪打一场,但现在肯定不是与八月仙打架的时候,因为,暗中追踪鬼魔的,可一人,也可两三人……

魔宫之内,一片凌乱,有着大量的战斗痕迹残留,魔宫的穹顶,有一个巨大的口子,直通诡海,但海水没有顺着口子流入魔宫。

众圣仙看到魔宫内的乱象,无不惊叹:“真是有人凭实力杀了鬼魔!”

“传言魔使死于魔宫之内,魔心经会伴随而生,有没有可能是主魔想换一位魔使?”道乾开口。

“不会,主魔没有在这里出现过。”

古淡淡回,目光盯住穹顶的窟窿。

许久。

古又取出一个域力球,此域力球,正是苏然凝聚的极域域力球。

域力球出现,古开始闭目感识。

其他圣仙保持沉默,怕惊扰古的探查,古对主魔熟悉,说主魔没来过此,那就没来过。

片刻后。

古又睁开眼,沉声道:“的确是苏然杀的鬼魔,且没有外人相助,为苏然独自斩杀。”

“怎么可能!”道坤脸色一变,“苏然的实力,怎么会到独自斩杀鬼魔的地步,有外人相助还可理……”

古:“不,就苏然一人。”

八位圣仙有些吓到了。

鬼魔是三步半超脱,干净利落杀鬼魔,至少要五步半超脱才行。

苏然就是五步半超脱者?!

那几个月前,壶天不老山的动静,根本不是神秘高手弄的,而是苏然自己制造!

苏然背后,也根本没有靠山,一切,都是苏然自己的实力!

这有点可怕。

他们虽未与苏然交过手,但苏然最后一次公开出手,也不过擒下三大仙宫的九转蛊仙,表露出九转蛊仙巅峰的战力。

从九转蛊仙巅峰战力,到五步半超脱者,这中间的差距,太大了。

而且,这才过了多久!

八月仙中,达五步半超脱者的,也不过四位,古、道乾、道坤、道艮。

古凝重道:“苏然身上有大秘密,他的域力,极为特殊,他的实力和修为,也不可寻常而论,观苏然过去的经历,可发现他修为增长极快。

苏然根本没有隐藏过实力,他表现的实力,都是同一时间的最强表现。”

“而且。”

古指着穹顶的窟窿:“苏然,也会主魔的那门变身秘法,并且,苏然的变身,似乎比主魔的变身,更加高大。”

“这!”

主魔的巨人变身,好几位圣仙都亲眼见过。

那可是一掌将七步半超脱实力的宇衣,拍成可死可活的状态……

拥有巨人变身秘法的苏然,实力可能不只五步半超脱,六步半超脱,也有可能。

除非古亲自出手,八月仙其他圣仙拿住苏然的几率,已经不大……

“道巽。”

道巽一顿:“请说。”

“你到谲阳大陆也有一个月,既然确定苏然在谲阳大陆,那你觉得,苏然会藏在哪里?”古目光深邃。

苏然会藏在哪?

道巽陷入沉思。

道坤提醒道:“苏然从不是个安分的主,他在原北宫城的世子争中,搅弄风云,成为苏侯后,更是打劫四方成立七皇卫,你可以从整个谲阳大陆的大势着手。”

大势?

道巽眼睛一亮,肃声道:“我知道了,苏然,藏在月怜领!”

“怎么说?”古沉声。

“月怜领的领主为月霁,月霁有一小女儿,名为月奴儿,月奴儿曾是苏然的谲阳奴,与苏然关系不错,也深得苏然器重。

几个月前,因幽黄领主污蔑月奴儿拥有魔心经,使得月怜领遭四方围攻,那时,凭空走出一个神秘谲阳,解了月怜领的围攻之危。

自此,月怜领的壮大,便一发不可收拾,月怜领开始了急剧扩张,短短半个月,便成了谲阳大陆最大的领主。

一个月前,那神秘谲阳,又在圣地祭坛前,帮助月霁镇压四大领主,使得月奴儿成为九转无敌谲阳,月怜领也乘势和另两大领瓜分四大领主之地,就此,定下了三位谲阳共主的名额。”

道巽越说,越觉得所有迷雾都被清晰拨开,有时候,恍然也只在一刹之间:“我几天前特意关注这三位即将成为谲阳共主的大领主,月怜领的变化,全赖那神秘谲阳的出现,那神秘谲阳,实力不凡,有碾压九转谲阳的战力,若所料不差,神秘谲阳,就为苏然!”

“很好!”古眼中,寒光大放。

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寻天机算蛊,若早点关注谲阳大陆的局势,说不得早就定了苏然身份。

“不过,有一点难以理解,神秘谲阳拥有阳月之兵,且相貌,与苏然迥异。”

古摇头:“无需管那么多,苏然之手段,不可穷尽,也无可揣测,确定是他就好。”

道坤则皱眉:“苏然行事谨慎,公然出现的身份,必不可能是主身,就算我们认定神秘谲阳是苏然,怕也不好轻动,一动便打草惊蛇。”

“有道理。”

古略一沉吟:“从现在,时刻盯紧月怜大陆,也盯住月奴儿,确定苏然主身位置,便动手。”

……

在八月仙将目光放到月怜领之时,苏然并没有回月怜领。

苏然并不知道八月仙已经识破了他的身份。

不回月怜领,单纯是因刚杀鬼魔,不知魔心教是何反应。

关于魔心教出了大问题,仅仅是个推测,魔心教是死是活,尚未可知。

在外游逛了一天,苏然又回了九沟泽渊下的地下魔宫。

九沟泽渊是苏然的临时安全基地,他的主身就在泽渊内,下魔宫的是月体。

对着魔宫一扫而过。

有人来过这里了!

发现有人来过,仅仅是因苏然看到了地上的一些脚印。

他未感知到有任何气息残留,能来魔宫的,必定是高手,气息内敛不外泄。

有时候,确定高手有没有到过某地,通过最基础的脚印,会更加实在。

高手没有隐藏其来过的心思,自然不会抹去脚印。

“能下魔宫,必定是多位圣仙合力,不知来了几位圣仙……”

苏然没有过多纠结具体来了多少圣仙,这很容易判断,只要听仙宇大陆的消息便好,仙宇四方泽渊少了几位圣仙,这里便来了几位。

九沟泽渊内,苏然开始专研起魔心经。

由于学过真阳经,魔心经苏然一学就会,不过就算会了魔心经,魔心经也没有消失。

……

(卷二)

相比谲阳经,魔心经的缺陷少了很多。

自从确定阳月之兵是个阴谋后,苏然专研过谲阳经,谲阳经完全是个大漏勺。

但魔心经不是这样的。

魔心经的缺陷,只是相对真阳经而言,与谲阳经相比,魔心经很完美。

魔心经拥有更大的域力量,魔心经的域力量,是支撑使用元古真身的基础。

苏然试过了,修炼谲阳经之人,没可能施展元古真身,但修炼魔心经的,却可以,但坚持的时间很短。

这里说的施展元古真身,都是只元古真身的某个阶段,如元月真身,真正的元古真身,苏然自己也不了解。

许久,苏然又将天机算蛊取出。

天机算蛊肯定能作为乾月的八月蛊,不过,乾月的八月蛊名额,已被飞仙蛊占据,苏然没有换蛊的想法,也不知如何换。

这只天机算蛊,苏然打算直接用!

九只天机算蛊,可算一切之秘,但那是未来苏然要做的,不是现在。

“我想知道这段时间魔心教总坛发生的事。”

以域力引动天机算蛊,苏然直接开始推演。

推演,是天机算蛊的使命,天机算蛊的灵智极高,告诉蛊虫你的想法,再引动蛊虫体内的推演域力,便可。

天机算蛊不会拒绝推演,即便每一次推演,都是以其生命为代价。

一副影像,开始在苏然面前,缓缓浮现。

主魔施展巨人变身,将八位魔使镇压,然后,将八位魔使熔炼成一个个月牙印记,融于己身……

苏然颇为震撼。

魔心教确实发生了变故,但变故之因,却是源于主魔。

主魔将其他魔使融了……

‘吾已超脱,当无敌天下!’

九条银色铁链,从月牙印记而出,将主魔缠绕,锁住。

推演的画面,最终定格在主魔无力的仰天咆哮。

推演结束,天机算蛊瞬间死去,消弭无形。

苏然则陷入久久的沉默。

主魔,似乎借融炼九月印记超脱。

九月印记,化为九阳时,似乎就是超脱。

但若九阳印成的一刻,便是超脱,那苏然又不认为主魔已经超脱。

这并不矛盾。

主魔九月印记成时,九月印记瞬间就扩张了为九阳。

超脱,哪会这般容易。

苏然拥有九月印记后,可没有半点超脱的迹象,他还在一步一步向九阳印靠近。

至于主魔被九条银色铁链锁住,倒在苏然意料之内。

魔心经本是有缺陷的功法,修炼魔心经之人,也不过阴谋策划者的棋子罢了。

修炼谲阳经者,会成为阴谋者的养分;修炼魔心经者,会成为如主魔这般疑似‘超脱’的存在。

不管主魔有没有超脱,此刻的主魔无比强大。

五千米高的身躯,即便只通过推演的画面,苏然都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

若主魔没有被铁链锁住,此刻的主魔,可以横推整个世间。

当然,主魔想横推世间,不会这么容易。

主魔是谲阳阵营的棋子,那蛊仙阵营,定然有匹敌主魔的手段,一颗棋子,未必能左右大局。

主魔完了,魔心教也完了。

苏然并没有轻松感,只感觉未来的压力,更加沉重。

如此强大的主魔,都随意被银色链条锁住,这世间,又有谁逃出阴谋之外。

而且,若主魔突然被放出来了,他又该如何抵挡?

实力到了一定层级,什么隐藏之法都无用。

就说鬼魔,苏然一施展元月真身,对方就无所遁形。

不过。

苏然也注意到另一个点。

主魔的月牙印记,是黑色的,主魔的巨人变身,也是黑色。

锁住主魔的铁链,是银色。

而他,月牙印记是金色,元月真身,也是金色。

月牙印记有很多种颜色,苏然的月牙印记,经过黑色、银色,到金色的转变。

金色月牙,无疑是最好的月牙。

黑色之下的月牙颜色,还有更多,如月奴儿的月牙,连黑色的边都沾不到。

锁住主魔的银色链条,不由让苏然将其与月牙印记的颜色联系在一起,银色链条不属于主魔,应该是阴谋策划者的手段,也就是说,阴谋策划者的月牙,极可能是银色月牙。

想到这,苏然不由地笑了。

阴谋者的月牙,可能不如他。

只要能正常成长起来,苏然坚信,他的上限,绝对不会比阴谋策划者低!

只是……

“主魔作为棋子,拥有如今实力,也该到了棋子的终极,主魔已如此,那距离阴谋的真正爆发,想必没有多远了。”

苏然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他缺的是时间。

有时候,他也在想,若主魔没有走上融炼其他魔使之路,距离阴谋的真正爆发,会不会推迟……

冷静了一会,苏然走出九沟泽渊。

魔心教无人,暂时不用忧心魔心教的威胁,现在,就该看一看来谲阳大陆圣仙的数量。

在谲阳大陆各处随意走了一遍,苏然便得到了仙宇四方泽渊的消息。

仙宇不老山在半天前已经解封,所有圣仙均已消失。

“均已消失……那就不是说,所有圣仙,均来了谲阳大陆?”

“那古……?”

……

一晃十多天过去。

月怜领地下魔宫,古闭目打坐。

穹顶划开,道巽的身影浮现:“今日就到了月怜领、红日领、匪江领三家献祭的日子,月霁、月奴儿马上就要出发,但苏然化作的那个神秘谲阳,还是没有出现。”

近半个月了,自从八月仙将月怜领盯住后,神秘谲阳就没有出现,就连月霁和月奴儿也在找神秘谲阳。

道巽不由怀疑,他们的行踪,会不会被苏然直接发现。

十多天前来到月怜领时,道巽就在月怜大陆感知到了风无相的气息,苏然,之前也确实藏在月怜大陆。

另外,在月怜大陆,道巽还发现了曲惊鸿,这个苏然故交。

还打听到了欧阳祁,本为俘虏的欧阳祁,在神秘谲阳出现后,得了自由,还回了中域洲,也是一个强有力佐证。

“苏然不出现,未必是因为我们,他杀了鬼魔,估计心忧主魔的报复与调查,所以暂时隐藏不出。

不过,按你的调查,苏然似乎对今日的谲阳奴献祭,还有秘密计划?”古淡淡开口。

“不错,月霁和月奴儿身边的谲阳奴,已被我们全部控制,特别是那月霁身边的魔月使,听说苏然打算重施故技,趁着献祭,将另外两个大领主拿下,让月怜领独得三个谲阳共主的名额。

这三个名额,将为月霁、月奴儿、魔月使。

苏然的野心,可不小,这三人成了谲阳共主,苏然就可掌控整个谲阳大陆。”

“这苏然,确实喜欢玩出新花样,”古轻笑,“让其他人都撤回来,随我一起行动,我们,在圣地祭坛等他。”

九道身影从月怜大陆悄悄溜出,月怜大陆无任何察觉。

月怜大殿内,月霁一副浮躁之色:“小奴儿,我们都要出发了,你的那魔月使,还寻不到踪迹?”

“寻不到。”月奴儿摇头。

“你不是在他的阳月之兵中留了控人虫孢,难道还不能通过母蛊对其定位?”月霁眉头深陷。

“不……不能。”

“唉!”月霁长叹一声,她看出来了,小奴儿根本没在苏然体内留控人虫孢,之前放控人虫孢的举动,不过演戏。

“母亲,他来不来没关系,反正母亲至少也能成为谲阳共主,我成不成,没关系……”

“你懂什么!一门三谲阳共主,这是何等的荣耀,没这个机会还好,可我们偏偏有这个机会,将三个谲阳共主席位揽全!”月霁厉声。

“他可能遇到了难事……”

“算了算了,我们出发吧。”

……

九沟泽渊。

“算算时间,今日该是圣地祭坛献祭的日子了。”

苏然目光悠悠。

当知道八月仙的人,全到了谲阳大陆后,苏然便闭门不出,一直呆在九沟泽渊。

一个两个圣仙他不惧,五个六个的话,他还是有点担忧。

八月仙全数而动,显然是奔着苏然来的,苏然也知道,应该是鬼魔死后留下的那个四角星标将他暴露。

估计,现在月怜领都已被八月仙盯上。

苏然隐藏在月怜领的身份,经不起深挖,一深挖,便会暴露。

不过。

即便身份可能已暴露,但苏然,还是不想错过今日的三家献祭大典。

帮助月奴儿成为谲阳共主,是苏然的计划。

他也需要月奴儿成为谲阳共主。

甚至,他还希望月奴儿,成为唯一的谲阳共主!

苏然大致估算过自己实力,正常形态下比鬼魔强,大抵可匹敌四步半超图,元月真身下,可碾压鬼魔,至少可匹敌六步半超脱。

只要他再强一点,说不得,就算遇到古,也能保得一命。

不管怎么样,今日的圣地祭,他会出现!

苏然将上次俘虏的三个大领主拎出来。

本来是想拿住三位老谲阳共主后,再一起吸收的,不过情况有变,只能提前吸收了。

一举拿住三件九转阳月之兵,一个恍惚,三件阳月之兵便消融。

三股磅礴的献祭之力融入苏然体内,与此同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又在叩问苏然的心神:

“是你!”

“我不是已古的名义驱逐你,你为何还能继续修习真阳经,还能吸收阳月之兵?”

“我明白了!”

“你不是那只虫子的人!”

“你到底是谁!”

最新小说: 斗罗之离火 这个异界需要革命 斗罗:从人面魔蛛开始进化 王者系统:从貂蝉开始秀起来 无尽传承:我成了人间守护者 斗罗开局,盗窃诸天! 人在斗罗:我的武魂是三幻神 神级扮演师 赘婿丹尊 从地牢开始无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