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班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 第四百二十一章 程罗汉欲仿佛祖,陶真人亦作钓鱼(为盟主路人叉叉加更)

第四百二十一章 程罗汉欲仿佛祖,陶真人亦作钓鱼(为盟主路人叉叉加更)(1 / 1)

通天浮屠,中央佛塔之内。

秘魔宗积年老怪,红眉剑魔,袁公袁师,残魂匿于雕像中,正一脸无奈听着外界一对“主仆”从疯狂,到正常的对话。

“真人,你自己都出身于灵宝宗,是那多宝真君唯一嫡传弟子,你打算如何对付灵宝宗,还有太上道、元始宗、自在寺、转轮寺、太上魔宗……”

“这世上诸多仙门,他们所掌异力对于凡人而言太过恐怖,偏生他们无有束缚,且时常异化堕落,百亿人族毫无反抗之力啊。”

“对付不了,且先看着,不过行瘟道人、火云真君、禽王妖道这三位下场我已晓得,皆死于绝仙之争,连渣渣都没剩一点。”

“真人,那如修家、姒家、张家这些数千年大族门阀呢?可有法子应对,最好能连根拔起。”

“也对付不了,且先看着。”

“真人,那方士呢,可还有类似【阳燧首义】那种釜底抽薪之法,最好能将方士一网打尽。”

“没有,废除帝制这招只能用一次,不过我已遣了个细作混入方士。”

……

听得一半,袁师尚有些欣慰,陶潜这厮嘴上说得好听,什么改天换地大志向云云,可如今听问又说这也不做,那也不做的。

稍稍有些安慰,暗自便道:

“我就说,这小子虽过于良善了些,但本性仍是面厚心黑,与多宝这老王八颇为相似。”

“不见兔子不撒鹰不说,得了宝贝更要变作貔貅,那只进不出的德性,与多宝如出一辙,怎可能因为那古怪疯后辈的几句话就也跟着发疯,想来是诓人的。”

“不过也不好再耽搁了,虽说陪这小子到处耍也有些趣味,也能继续苟活一段时日,但正事要紧。”

“今日便逼迫这小子学全我的【舍身剑诀】,虽说我老猿将就此灰飞,但也可顺势将姜老婆子引来。”

“有她设计,必可将这小子诓入秘魔,以其资质说不得就是我秘魔宗中兴之主……”

就在袁公这般想着时。

那古怪主仆对话,仍在继续。

这一回,是陶潜开口道:

“莫要好高骛远,眼前困境尚未解决,却想着去推远处高山,这如何做得到?”

“此界隐秘太多,你我虽能瞧见人族苦处,知晓部分症结所在,但修为境界仍是太低,必瞧不见全貌,是以暂时也做不得太多。”

“为今之计,先解决天南、钱塘二省之困局再说。”

郑隐闻言,顿时生出兴致。

原以为陶真人来此,只为钱塘省或是春秋辇而来,不成想天南省也在其算计中。

“如何解?”

“对了,钱塘省内尚有一桩大祸事将要发生。”

“程罗汉那肥和尚,不满足只当一个名义上的佛国之主,便向那空蝉罗汉借了一件宝贝,唤作【魔佛妙法白骨琉璃塔】。”

“他将在其中禅定其七七四十九天,吸纳百万信众之心魂愿力,东施效颦,欲仿佛祖,想一夜之间踏足极乐境。”

“此法虽是取巧,但程罗汉能先后得含山寺、魔佛寺支持,确是一个有着慧根佛心的。”

“如今有空蝉、尸毗、莲杀三尊罗汉支持,说不得真能让他成了。”

“我已打算寻个借口,去那钱塘城中,集合麾下法奴,都是无法被感知、推演出的普通凡民,只待他一露面,隔空以【绝命咒】将其咒杀。”

听闻一桩新的秘辛,陶潜面色微变,旋即又认真思量了片刻。

而后再次开口,当先第一句,也是一桩秘辛。

“天南省高家暗中与魔佛寺、程罗汉结盟,后者将妖妃元明真及其余党,还有那春秋辇卖给高家。”

“如今就在那蒸佛城中,高家三尊极乐真君各自率领百魔、玉魔、阳魔三军,蠢蠢欲动。”

“高家,自是被诓了。”

“魔佛寺与程罗汉,野心极大。”

“故意将元明真困在含山寺旧址,将其当做‘诱饵’来使,将诸多军阀、强人引来,欲炼制那强横佛宝【大慈大悲大超度菩萨】,一旦炼成,非但钱塘省稳妥,他们更可顺势吞了天南省。”

“此情势极好,正适合你我施为,驱虎吞狼,渔翁得利。”

听到这里,不止是郑隐,便是袁师也来了好奇念头。

认真计较起来,这是首次陶潜显露出了“野心”。

而且,一次性便盯上两个大省,还都是有着厉害主子的。

此间都是可信任的,陶潜自不设防,一边思虑,一边道:

“此间诸多军阀、强人暂不足为虑,不论是魔佛寺还是高家,都不会放过他们。”

“高家三极乐,魔佛寺也是三极乐。”

“若有法子,能使得他们互相兑子,那最为关键之处,便要落在那些大慈大悲大超度菩萨身上了。”

听到此处,郑隐不由提出质疑。

盖因这法子听来似是有用,实则太虚。

“真人应当知晓,一旦踏足极乐境,便很难出现【兑子】之事。”

“不论是佛还是魔,修至极乐增寿千年,几乎每一个都无比惜命,哪怕亲族死绝,道侣身亡,都不愿自己去死。”

陶潜闻言点头,也道:

“确是如此,当年魔都事变,我将空蝉引来,让他与那凌娲真君厮杀,二者仇深似海,最终仍是各自无事,由此可见极乐境修士多么惜命。”

“不过,若是出现一些本就要命旳事,到时候他们便不得不拼命了。”

“天南高家,亦是方士一员,其祖高欢分得数个大省作为领地,供其吸血吞源。”

“因我之故其失了数省,仅剩天南一省。”

“高欢本就是方士诸怪中最弱的一个,若能想办法,引魔佛寺三个罗汉连同麾下僧兵入境天南,屠了高家子嗣,拔除根基,断了高欢与天南省之间的血源联系……高欢必要遭受重创,血脉相连之下,高家三极乐真君同样要被重创。”

“甚至于,高欢很可能会被方士其他老怪分而食之。”

“这等秘事高家也能泄出?”

“倒也不难,我在高家内部,亦安排了一个细作,甚至我可直接安排那個高家人作为指引者,带着魔佛大军,寻到高家祖地,屠光高家子嗣,毁去那血源秘阵。”

“到了那时,高洋、高湛、高纬这三人便是不想拼命,也必须拼命了。”

听到到这里时,郑隐面上更惊。

下意识便想问:真人你究竟往几家都安插了细作?

谁料下一刻,陶大真人不问自招道:

“要施此法,需一个能令双方都信重之人,将秘辛来回传递,使得这二方先行错开。”

“也是正好,我可来做此事。”

“我扮作的【无垢大师】,本就是从蒸佛城中出来的,在高家人眼中,我是百魔真君高洋的盟友,甚至说是亲家都不为过。”

“倒是与魔佛寺的关系,尚不够亲近,仍需再施为一二。”

说罢这句,陶潜忽而抬手。

指了指脚下的通天浮屠,又道:

“此物,便是那【大慈大悲大超度菩萨】。”

“今日我欲炼了它,同时也要拿它来做饵子。”

“先将那‘不痴佛子’钓来,此人是空蝉弟子,我要融入魔佛,获取那三个贼秃信重,此人是个好由头。”

……

郑隐自忖算是个聪明人,但此时依旧被陶潜给说晕了些。

脑海中,只有细作、饵子、双面细作……这些古怪的词儿在回荡。

不过很快他便思虑完全,面色立刻飞扬起来。

陶潜口中这计划,细究起来有些粗糙,但莫名又让人觉得:行得通。

而陶潜怀中,知晓更多的袁公,在细细思量过后,不由大呼不妙。

“这小子……何时开始有这般本事?这般野心的?”

“何止是打算只坑杀高家,分明是欲将高家三禽兽、魔佛寺三秃子、自在僧、两省诸多军阀强人都玩弄于股掌之间。”

“莫不是现学现卖,直接就从多宝那里学到了?”

“从见到那个唤作‘神秀’的小贼秃之时,便开始布局了?”

“后续呢,要如何做?”

“吞了天南、钱塘二省之后呢,当个皇帝,娶了那妖妃?”

……

ps:开始尽力为盟主加更,并继续求双倍月票。

最新小说: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我的遂心如意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我在洪荒搞基建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天劫摆渡人 破阵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