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甲木(1 / 1)

陆恒在外头,心下一转,便知这小狐狸担忧之处,不禁摇头:“你且放心,是有一桩买卖,找你交易,并不害你。”

小狐狸哪肯信?

这修行之中的路数, 若说那正道的高人,还讲究些因果、规矩,等闲不会乱来。可更多的修行者,那散人野修,为了更进一步,那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她又不认识陆恒,哪里轻易信他?

陆恒道:“既如此,我自进来。”

不等小狐狸反应, 陆恒便已一步跨入。那重重叠叠的禁法、阵法, 犹如无物。

小狐狸只眼前一花,陆恒便站在了她面前。

她大惊失色,心中惊恐,作防备状,把一张宝光盈盈的手帕托起来,仿佛稍有动静就要还手。

陆恒摆了摆手:“我说一不二,说不害你,便不会害你。”

言说间,便把目光落在小狐狸身边一处石洼之中。但见那石洼不过斗大,里头却仙气儿氤氲。

小狐狸顺着他眼睛,心中更是惊怒——还说无害,分明是瞧上了她这份机缘!

陆恒知她惊恐,便就地盘膝坐下,道:“你且莫慌,听我道来。”

小狐狸如何不慌?但狐狸天性聪慧狡诈,此时已有所反应——这般厉害人物, 进出她洞府,把种种禁法、阵法视若无物,无疑是绝顶的高人。这般高人,若要动手,哪里给她反应?早把她擒杀。

见陆恒坐下,她便谨慎也坐下。

陆恒说:“我历来修行,身无长物。近日有一友人喜事,才发现没有贺礼。早前路过此处,见你这洞府之中有仙光,这才来寻你,与你作一个交换。”

说:“我看你法力不纯,妖气难以根除,想必是缺了正宗法门?”

小狐狸听到这里,心下不禁连连转动,回应连连点头:“前辈明鉴。”

陆恒点头:“你这石洼里是什么宝物?我以一门功法要诀与你相换,可好?”

小狐狸眼睛登时一亮,忙道:“这石洼里,每百年沁出一滴甲木仙精。晚辈机缘巧合得之,这些年战战兢兢,生怕被人发现。不曾想前辈只路过,便瞧出了底细。”

小白狐是个有机缘的。这甲木仙精,乃太山坐东,合东方甲木青龙之象,酝酿出的仙品。其品质,在天仙级数。

小狐狸得了这机缘,才能修成真仙。是她安生立命的宝贝儿。

她在此处营造洞天,以种种禁法、阵法,隔绝其气息。没想到陆恒只是路过,便瞧的一清二楚。

道:“前辈,我实缺正宗法门。”

她此时胆子大了起来,说:“但若说交换,我却不愿。”

陆恒眉头一耸:“哦?”

小狐狸胆战心惊,小心翼翼道:“敢问前辈,可缺个贴身的丫鬟?小妖一路行来,如履薄冰,实在难捱,愿献上此仙品,只求前辈庇护。”

陆恒诧异:“换都不愿?愿作婢女?”

小狐狸道:“我曾闻修行四要,法财侣地。我除了这甲木仙精,可为财之一字,余者皆不备。大道高远,我心向往之,生怕有一日遭了劫数魂飞魄散。今日遇到前辈这样的好人,是我的机缘,愿为奴婢,恳求庇佑也。”

陆恒怔了一下,不禁叹道:“你倒是个心向大道的。”

想了想:“也罢,便收你作个仆役罢。”

小狐狸大喜过望,当头便拜:“老爷!丘芸拜见老爷。敢问老爷高姓大名。”

陆恒拂袖教她起来:“我叫陆恒,号为千钧。”

小狐狸丘芸记在心中。

便将石洼之中,取出一只玉瓶儿,双手奉上:“这些年积攒的仙精除用度之外,皆在瓶中,请老爷明察。”

陆恒接过瓶儿,仔细一看,有百滴左右,不禁点了点头:“甚好。”

便说:“你这洞府蕴甲木之精,也算是个福地。你既随我,这洞府你如何处置?”

丘芸说:“但凭老爷处置。”

陆恒颔首:“如此...这甲木仙精乃太山孕育,地方是搬不走了。我予你加一道防护,留作你别府即是。”

丘芸欢喜不已:“多谢老爷。”

陆恒便以移星换斗神通,予这洞府加了一道时空防护。虽是随手为之,天仙却不可破也。

又把这道手段的控制之法赐了丘芸,便带着丘芸离了洞府,回均山庄园。

这一来一回,也就几句话的功夫,嫦羲安坐片刻,便见陆恒带了个狐狸精回来,不知怎的,心中略有些不乐。

说:“却是找着礼呈了?”

又道:“便连洞主也一并带回来了。”

陆恒失笑:“她以敬献甲木仙精,要托庇于我。我见她虽是狐妖,却也是谨守本分,不曾有孽障。小白也是狐妖,她还是我婆娘呢,这有什么。”

一旁丘芸闻听交谈,一边胆战心惊的偷偷打量嫦羲,一边心下惊讶——老爷竟有个狐妖妻妾?

嫦羲哼一声:“哼...”

陆恒不管她,对丘芸说:“你自寻个房间,安顿下来。”

丘芸拜谢,然后犹豫着道:“好叫老爷知晓,婢有一事,不敢隐瞒。”

“什么事。”陆恒又开始祭炼神兵。

丘芸道:“我有仇家——原先觊觎我甲木仙精,但我谨守洞府,不曾教他得逞。眼下我随了老爷,怕他循来,搅了老爷清净。”

说:“唤作是太山蛇王。”

陆恒听罢,毫不在意道:“无事。你既为我婢女,便是我的人,凭他来,找死而已。”

丘芸立时放下心来,又拜过嫦羲,唤了声‘夫人’,这才去选房间。

一声‘夫人’,教嫦羲心下有些奇妙之感。

她望着陆恒,却见陆恒没有反应,不禁自顾自旁边胡思乱想起来——想她嫦羲,太阴之主,性子清冷,道心恒固,却也有胡思乱想之时,真是奇哉!

一日即过。

晚上时候,司藤和白纤楚出洞天来。见了丘芸,知也是白狐,白纤楚仿佛遇着老乡,拉着丘芸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丘芸这才知道陆恒的狐狸妻妾是哪个——这般浅薄修为。

一夜之间,自是无话。

司藤和小白陪伴不提。

到翌日,听说陆恒要去赴宴,司藤转身回了洞天——她对这个不感兴趣。小白虽有些兴趣,但更乐意带丘芸逛逛陆恒的洞天。

便只陆恒与嫦羲,一路驾云,去往陈唐关。

最新小说: 我在洪荒搞基建 天劫摆渡人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我的遂心如意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破阵录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