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死咒(1 / 1)

周庆愣了愣,原以为徐凌是个高冷的人,没想到这么自来熟。

被徐凌的状态感染,周庆也收起了那份拘谨,趁着电影开始前的三十分钟畅所欲言起来。

徐凌别的不敢说,演技方面还是在行的,周庆完全没注意到不对劲,还在满脸笑容的跟他称兄道弟。

直到电影还有十分钟开始的时候,印晓慧走进放映厅打断了交谈甚欢的两人。

印晓慧颇为疑惑,她记得徐凌以前没怎么和周庆打交道,为什么看起来像是认识多年的老友?

印晓慧也没多想,这对第十剧院来说是好事,只有平时的气氛活跃起来,演员们才能看到求生的希望。

“看到你们两个跟我拍一场电影,突然感觉好有安全感。”

周庆暗叹一声,一个是第十剧院的二把手,一个是新起的明星人物,不管跟着哪个都能让存活概率提升不少。

印晓慧摇了摇头,不以为然的说道:“哪怕是我也有在简单级电影丧命的可能,不存在安全感这个说法,还是尽可能保住自己的命吧。”

“额...也是。”

周庆神色微滞,他还没从与徐凌交谈时那股轻松的气氛走出,想着让印晓慧心情放松一些,没想到印晓慧态度会这么严肃。

徐凌见状也收起了笑容,他看着周庆神色凝重的说道:“周庆,平时是平时,进了电影里你可千万不能放松警惕,一定要活着回来,好吗?”

“明白,到了关键时刻,我哪怕死也不会拖你们后腿的。”

“我靠,气氛严肃一点就算了,你别把气氛搞那么沉重啊?”

周庆神色一僵,有些适应不了徐凌的变脸速度。

印晓慧扶额叹了口气,她记得徐凌以前可没这么不正经,难道那幅模样全都是装给吴敏看的?

愉快的交谈很快结束,电影进入了开始倒计时。

三,二,一...

【死咒】

.......

故事发生在一个偏僻落后的小山村,由于太过落后,村里连用电都是一个大问题,老一辈村民的思想也完全与现代脱节了。

全剧的唯一的男主是徐凌,此时他正坐在一辆老旧的巴士内,静静望着窗外熟熟悉而又陌生的风景,伴随耳边巴士的轰鸣声往家的方向靠近。

或许是徐凌表现太过突出的缘故,从《鬼新娘》之后,他饰演的角色不是主角就是比较重要的角色,几乎不会饰演跑龙套。

按照剧情,徐凌饰演的李轩从小生活在一个名为李坪的小山落,这个村子时常发生灵异事件,哪怕白天也笼罩在一股诡异的气氛下,他十五岁时实在无法忍受村里的生活,辍学去了城外打工。

这一走就是九年,当初离开村落时,徐凌决定永不再回李坪,一个人在大城市好好发展。

如今九年过去,徐凌得知奶奶过世的消息,经过一番犹豫最终还是返回了村子。

徐凌的父母一直在外打工,他作为留守儿童从小被奶奶带大,对奶奶的感情超过了几年都见不得能看到一次的父母,九年没能回来照顾奶奶,他已经很愧疚了,所以不想奶奶死后还不来送终。

李坪太过偏僻,老巴士没有开进村内,停在了距离村子一里外的地方,剩下的一里路需要徐凌自己走,

蹚过杂草丛生的乡间小道,迈过泥泞的田野土地,徐凌远远看到了一个坐在村头晒太阳的老妪。

老妪满头白发,身形佝偻,年纪至少在七十岁以上,穿着上个世纪的花衣裳外套,上面打着好几个补丁,衣服里里外外穿了好几层,却没有一件保暖,在这个零下几度的天气看着就让人有些心疼。

徐凌调整好状态,走过去极为自然的招呼道:“欧阳婆婆,您还记得我吗?”

开头特地来一段给老婆子打招呼的剧情,不知是这部电影细节比较多,还是因为这个老婆子是个重要人物。

现在剧情只给到第一幕,徐凌暂时无法判定眼前这个老婆子是不是重要人物。

老妪似乎么没听到徐凌的呼唤,依旧半眯着眼躺在木椅上晒太阳。

徐凌按照剧本凑近喊了好几声,老妪才缓缓睁开略显浑浊的眼睛。

看到徐凌,老妪先是一愣,而后眼眶泛红,泣不成声的说道:“小轩子,你、你也回来了?”

“欧阳婆婆,您别哭啊...”

老一辈人哭起来很要命,徐凌按照剧本台词安慰了半晌还是没能止住老婆子的眼泪。

由于村内太过诡异与落后,年轻一代都不愿留下,几乎全部去了大城市发展,过年都一定回来,村里除了一个脑子不太好使的二愣子,就几个老头老婆子守村。

经过岁月的洗礼,村里的老一辈人相继去世,如今的李坪加上欧阳婆婆满打满算才五六个老人。

徐凌的奶奶在村里属于德高望重的人物,所以这次号召到诸多年轻一辈回村,欧阳婆婆忍受了多年的孤寂,时隔多年才看到村里活跃起来,再加上徐凌奶奶过世的那股悲伤,看到徐凌自然会控制不住眼泪。

徐凌一直听老婆子诉了半个小时的苦,除了一些含糊不清的哭声,大多就是一些感慨的话。

欧阳婆婆的家住在徐凌隔壁,与徐凌奶奶生活了几十年,平时经常坐在一起唠嗑,年轻一辈离开村落后这些老人可以说是相互依靠着生活,那些逐渐老去的中年人也不愿回李坪养老,每死一个老人,就代表李坪的将来会越沉寂。

“欧阳婆婆,您别哭啊...”

老一辈人哭起来很要命,徐凌按照剧本台词安慰了半晌还是没能止住老婆子的眼泪。

由于村内太过诡异与落后,年轻一代都不愿留下,几乎全部去了大城市发展,过年都一定回来,村里除了一个脑子不太好使的二愣子,就几个老头老婆子守村。

经过岁月的洗礼,村里的老一辈人相继去世,如今的李坪加上欧阳婆婆满打满算才五六个老人。

徐凌的奶奶在村里属于德高望重的人物,所以这次号召到诸多年轻一辈回村,欧阳婆婆忍受了多年的孤寂,时隔多年才看到村里活跃起来,再加上徐凌奶奶过世的那股悲伤,看到徐凌自然会控制不住眼泪。

徐凌一直听老婆子诉了半个小时的苦,除了一些含糊不清的哭声,大多就是一些感慨的话。

欧阳婆婆的家住在徐凌隔壁,与徐凌奶奶生活了几十年,平时经常坐在一起唠嗑,年轻一辈离开村落后这些老人可以说是相互依靠着生活,那些逐渐老去的中年人也不愿回李坪养老,每死一个老人,就代表李坪的将来会越沉寂。

最新小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靠演技成圣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这个傀儡太凶了